当前位置:首页 > 

与《团结报》的忘年之交

发布时间:2016-11-03  来源:团结报

李颂卓  武汉民革党员、抗战老兵

今年《团结报》满60周岁了,我也已97岁了。回顾自己从少年读书、青年报考黄埔军校、赴滇缅作战、老年当工人、当教师,直到1985年退休,退休后有更多时间参加党派组织生活,活动中我认识了《团结报》。三十多年过去了,我阅读她、收藏她、宣传她,我对她的热爱始终不渝,已成为我晚年生活主要部分。

1985年退休后,我们来到民革大家庭,感到十分温暖,看到祖国的发展变化,由衷欢欣鼓舞,我们有更多的时间阅读《团结报》,这是我们民革中央主办的报纸,我发现她的内容涉及到政治、时事、历史、文学等,都非常好,从此就爱上她了。

我热爱民革组织、热爱黄埔,更热爱《团结报》。有一段时间,我为民革社会办学工作,同时也为省黄埔同学会服务,尽管我们当时收入不高,但每年我都号召大家一起订阅,我们支部组织生活阅读《团结报》,是我们的精神食粮。我都是每天随身带着《团结报》随时学习、分发、赠送,如遇到好的图片、文章以及有关我们湖北、武汉民革的大事、要事,我都要剪贴或收藏在家。

多少年过去了,我心中一直萌动一个愿望,既然《团结报》这么好,我们为何不能“独乐不如众乐”?1997年初,我考察我的住处周边车流与人流情况,利用我居住在社区一楼的便利条件,与家人和社区领导商量后,得到他们的支持,自费千元在我家门口创建了《团结报》读报栏。我选择了7月1日这个香港回归祖国的大喜日子,还举办了一个书画展,和《团结报》报栏一并“揭幕”,得到省市民革、社会各界朋友的赞许。

近20年时间过去了,报栏显得陈旧和锈蚀了。去年由于“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采访,得到市民革领导支持,重新改建不锈钢报栏,我十分感谢。《团结报》已成为我们社区的一道风景,每天很多人围着看《团结报》,每当看见这一场景,我就十分欣慰我当初的决定。

我坚持每年自费订阅《团结报》,我与《团结报》报栏风雨同舟,每天相伴。每期更新不断,偶尔我病了或不在家,我也委托我的儿子代劳。

我年虽老,读报之心却很年轻。《团结报》也在与时俱进,她的政治影响不仅是民革的,更是各民主党派及全社会的,她的内容涉及社会法制、多党合作、参政议政、基层报道、理论探讨、海峡两岸、书画文史等,她的思想内涵已经成为我们生活和工作的指南。越读她,你就会觉得生活丰富,就会觉得有滋味。

我已经走过近一个世纪的风雨人生道路,《团结报》陪伴了我后半生,我只想为她做点应该做的事,不为个人,而是为社会和国家。《团结报》的内容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精神养料,我已留下遗言:“如果我走了,《团结报》报栏将继续由我的儿子、孙子传承下去”。

(作者系武汉民革党员)

[责任编辑:吴家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