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带薪休假:“镜中花”何以折到手

——民主党派成员就落实带薪休假制度建言献策

发布时间:2016-11-04  来源:团结报

  蒋天羚

  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提出将带薪休假与本地传统节日、地方特色活动相结合,鼓励错峰休假,带薪休假再次受到社会关注。带薪休假的标准是什么?实施效果如何?落实难点在哪?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几位民主党派专家。

  “我们哪有带薪休假?”在江苏一家私企工作十余年的张先生眼中,休假意味着繁重的工作不能按时完成,在给自身工作带来更多压力的同时,也可能引发企业主对下属的不满,进而影响其职业发展。“最怕的是休假回来被老板炒鱿鱼。”张先生坦言。

  据统计,在今年国庆节期间,7.5亿出行国人结结实实地体验了一把“黄金粥”的火热。而这个超过春运的出行统计数字又把人们的话题再次引到“带薪休假”上。

  制度落实难

  目前带薪休假落实率约为50%

  带薪休假又称带薪年休假,是劳动者依法享有的劳动福利之一,劳动者可以与用人单位协商后确定某一段时间作为休假期间,在该休假期间内,劳动者无需提供劳动,但用人单位仍需按正常工作期间向劳动者支付工资及劳动福利。

  早在2007年,我国就颁布了《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并于2008年开始正式实施。根据规定,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等单位的职工,连续工作1年以上的,享受带薪年休假。职工累计工作已满1年不满10年的,年休假5天;已满10年不满20年的,年休假10天;已满20年的,年休假15天。

  然而,带薪年休假制度施行7年多以来,仍有部分用人单位和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没有认真执行带薪年休假的法律规定。据人社部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带薪休假落实率约为50%。

  在2014年国务院印发的《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中,“带薪休假”又被提及。其中,该《意见》明确提出,将带薪年休假制度落实情况纳入各地政府议事日程,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全国总工会等部门负责,于2015年6月底前出台具体措施。然而,实施细则的制定和实施因地域差异等因素遭遇掣肘,倒是一些地方出台了相关细则。比如,6月份,北京市发布《贯彻落实〈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实施意见》,明确鼓励用人单位引导职工灵活安排全年休假时间,切实保障其休闲权利。7、8月份,北京市还开展了专项执法检查活动,检查用人单位落实带薪年休假规定情况。最引人关注的,是兰州市强制推行机关事业单位带薪休假,规定“凡符合年休假条件的工作人员必须休年假,应休不休的年休假补贴不再发放”。这一规定引起公众热议。

  问题出在哪

  劳资双方不对等 利益难争取

  对于带薪休假落实状况不容乐观的原因,九三学社社员、海南省律师协会会长廖晖认为,带薪休假实施难的最根本原因还是劳资双方不对等。在企业面前,职工往往没有话语权,绝大部分员工在合法权益处于被侵犯边缘时往往选择忍气吞声,仅有小部分人会选择向有关部门举报或寻求帮助。“再者,虽然我国《劳动法》和《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等有关法律法规对于落实带薪休假已经作出相应规定,但由于缺乏责任追究条款的细则,且相关执法部门对用人单位的监督不到位,带薪休假制度难以落实。”廖晖说。

  但是,带薪休假落实难也不能完全忽视职工个体差异和工种特异性。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基于“就算不休假也要在领导面前给自己挣印象分”、“跟老板提休假就好像不是好员工了”的复杂心理,有相当一部分私企员工惮于“前途掌握在老板手中”的现实,不愿主动休假。除了不敢休,还有职工“乐于不休”。在一家企业工作的何女士说,“我工龄早超过了10年,有15天的年假,但如果这15天的假不休,单位会付给我们几倍工资。”

  对于“带薪休假只是一个口号”的说法,廖晖并不完全赞同,他说:“近年来,我国在立法和政策上都加大了对劳动者的保护。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用人单位不批准年休假的,劳动者有权向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举报或依法申请劳动争议仲裁。各级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应该在各类媒体广泛公布监督举报电话,主动接受群众监督和受理群众投诉。同时,在国家法制建设的过程中,还应加强公民合法权利意识的培养。”

  怎样确保实施

  带薪休假成建言新话题

  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提出优化休假安排,在稳定全国统一的既有节假日前提下,各单位和企业可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将带薪休假与本地传统节日、地方特色活动相结合,安排错峰出行。此外,鼓励弹性作息,有条件的地方和单位可根据实际情况,依法优化调整夏季作息安排,为职工周五下午与周末结合外出休闲度假创造有利条件。

  “错峰出行”的理念与民盟中央的提案观点不谋而合。民盟中央在今年两会上提交《关于优化休假制度的提案》,建议利用带薪休假缓解法定节假日期间全国交通拥堵、景区人满为患的现状,尽快出台落实细则及相关约束和监督检查制度,探索将职工带薪休假落实情况列入单位考核指标等办法,鼓励探索支持落实中共带薪休假的财税政策,加强职工休息权益方面的法律援助。同时强调提升国民休息、休闲意识,为推动带薪休假制度的落实创造良好社会环境和舆论氛围。

  针对某些地区争议颇大的“强制带薪休假”细则,上海市总工会研究室干部、民盟盟员邹卫民表达了他的支持立场。他认为,应将“带薪年休假”视同为职工应享受的“法定节假日”。以“法定节假日”性质定义“带薪年休假”,一方面,可促使用工单位认识到这份社会责任,也可有效摆脱用人单位推诿、职工压抑诉求的尴尬局面,从根本上跳出“有假难休”的怪圈;另一方面,从保护职工健康权、生命权的角度出发,强制实行带薪年休假制度可以缓解职工“过劳”状态。

  上海民革党员宗美霞则从操作层面为解决带薪年休假执行难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她说,有关部门应制定并完善企业职工带薪休假的实施细则,要进一步推动将包括带薪年休假在内的有关职工休息休假权益的相关内容纳入劳动合同和集体合同,以增强其规范性和可操作性。

  利用各省差异性和个体差异性提出带薪休假“分省分时”建议是民建广西区委会的一大创新。在今年自治区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上,民建广西区委会提出《示范推动“分省分时”带薪休假,加快广西建设旅游强区步伐》的提案,积极推动国家层面尽快对“分省分时”带薪休假做出相应的政策安排,加快实现广西与周边省份错峰休假。

  (刊登于2015年10月27日6版)

[责任编辑:吴家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