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革党员郭建湘:在国外读《团结报》

发布时间:2016-11-06  来源:团结报

█ 郭建湘

我第一次读到《团结报》,是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1996年3月,受派遣在国外长驻已有6个年头的我,回湖南省探亲。4月初,程岑华伯伯(湖南省人民委员会办公厅原主任)、程星龄先生(曾任民革中央常委、民革湖南省委主任委员)来我家看望我的父母,我曾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程伯伯我是否可以加入民革,得到程伯伯的鼓励。我在国内单位的领导李志国同志(曾任民革中央委员、民革湖南省委常委)也鼓励我积极努力,创造条件。

大约于一个多月之后,在素有阿拉伯世界商贸之都称号迪拜市的我,十分惊喜地收到李志国同志代表所在支部寄给我的《团结报》等学习资料。我被报上刊登的那些民革党员积极促进实现祖国和平统一大业,奋力拼搏推进国家现代化建设的先进事迹所感动。当我读到报纸上一篇肖家金伯伯(曾任民革湖南省委委员)“抚今忆昔话当年”的回忆文章时,更是思绪万千,夜不能寐。

20世纪50年代后期起,我家与肖伯伯一家同住一个院落,肖老的几个儿女像大哥哥大姐姐一样与我们三兄妹朝夕相处、情同手足。 那时我父母同肖伯伯一起在省人民委员会上班,机关工作十分忙碌, 有时我们兄妹放学归来,不见父母的踪影,总会在肖伯母亲切的招呼下,去肖家打一餐“牙祭”。“文革”前夕,省委机关干部各奔东西,肖伯伯一家搬至另一单位,后来,我家三兄妹亦上山的上山, 下的下乡,互相联系就很少了。没有想到三十年后,在异国他乡的阿联酋,从《团结报》上却看到了肖伯伯的回忆文章,特别是读到肖老文中叙述当年湖南民革的老前辈如程潜、唐生智、曹伯闻、程星龄包括肖家金伯伯等人高举义旗、迎接解放、参政议政、坦荡胸怀的史实,令我感奋不已。

于是,在1996年7月,我郑重地写下了要求加入民革组织的申请书,写下了对民革组织之认识的思想汇报,用特快专递寄回国内, 呈交给所属支部——民革湖南省直属地矿支部。我在“思想汇报”中写到:通过《团结报》了解学习了民革的光荣革命历史,得知那么多我所敬重的老前辈都是民革成员,更使我坚定了申请加入民革的决心。

1996年9月,我奉调回国。10月28日,经支部讨论通过,民革湖南省委会批准,我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民革党员。回忆这段经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团结报》是我加入民革组织的第一介绍人。

加入民革后,《团结报》湖南记者站的张书志、罗晓果两位站长给我悉心指导,鼓励我工作之余积极向《团结报》投稿。报社的亢振州、汪业芬、邵宏华、张德海等各位编辑老师对我格外关心和鼓励,数次安排我列席参加报社的年度记者工作会议和通讯员学习班,提升写作水平,使我终于可以用笔墨镜头,宣传民革的人与事。从中国革命伟大先行者孙中山,到我们支部的普通党员及社情民意热点事件,都是我讴歌、采访、摄影报道的对象。迄今为止,我在《团结报》刊发各类稿件四十余篇。其中“是民革帮我们了却大难”、“救救江南名泉——长沙市白沙井面临厄运”、“全国第一起质疑禁摩令案开庭”、“中山亭的期盼”、“群众利益无小事”等报道刊发后, 引起较大的社会反响,取得良好的解决效果。

加入民革后,我倾注了极大的政治热情和务实的工作态度于党派工作,曾先后担任民革湖南省参政议政工作委员会委员、民革湖南省直工作委员会委员。由于在党派工作方面特别是宣传报道方面作出的一点成绩,2007年我被湖南省人民政府、民革湖南省委予以通令嘉奖、荣立个人三等功。2015年4月被国家旅游局聘为全国旅游质量社会监督员。

如今,在我为数不多的个人订阅报刊里,《团结报》始终是我第一位的选择。毕竟,我与《团结报》结缘二十年了。我热爱她,我加入民革组织的“介绍人”——《团结报》。

(作者系民革湖南省直属工作委员会和参政议政工作委员会委员)

[责任编辑:吴家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