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革党员文海炜:小区门卫的《团结报》

发布时间:2016-11-06  来源:团结报

█ 文海炜

我加入民革近13年了,订阅《团结报》也有十年以上了,这也要感谢我们民革海淀十一支部的领导们,每年交党费都叮嘱别忘订阅《团结报》。几年的叮嘱变成习惯,十余年来从未间断。

在《团结报》创刊60周年之际,作为一名普通的读者,第一次投稿却想把一点笔墨留给似乎与《团结报》无关而又因《团结报》结识的普通朋友们。

我和解放军总医院的老干部、老专家们住一个小区,每每看到小区里一簇簇熟人聊天我总有一丝孤独的感觉,在几千人的小区里我没有几个认识的人,就连对门的人都不知道叫什么,出门只是点点头,这一点不算奇怪,但我要说的是,十余年里三次搬家小区的保安们却都成为了我的好朋友。

记得2008年初冬,我刚搬到海淀区西翠路三号院,有一天我走过门卫,一个甘肃口音的保安小伙子喊我:

“文老师,您的《团结报》。”

他回头从门卫室内找到我的报纸和信函,码得整整齐齐的递给我。

我有点惊讶地说:

“你怎么认识我?”

他呵呵一笑说:

“因为你订阅了报纸。”

我纳闷:

“小区的专家教授订报的多了。”

小伙子挠挠头做个鬼脸说:

“因为您订阅的是《团结报》,整个小区就您一个民主党派成员,就这一份《团结报》,我们就格外关注您啦!”

这一刻我找到了小区里从未有过的存在感!

说话间,几个小伙子和门卫大爷都围了过来,好奇地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呀?民革和国民党啥区别?怎么样才可以加入民革?最后他们还请求说,《团结报》到了可不可以让他们先看看?我一一解释并答应他们可以传阅《团结报》。自那以后我每次去拿报纸总会被他们拉住聊天,关于报纸要点内容他们也都提前告诉我了。

年底订报季居然是门卫大爷提醒我:“文老师,别忘了给咱们订阅明年的《团结报》。”

我突然发现订阅《团结报》已经不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了。一份报纸把我和亲爱的组织以及这个城市最基层的人连接起来了。小区门卫室,于我这里已经不仅仅是收发报纸的地方,让我感动的是多年来他们都会认真阅读并和我分享。

我们一起谈论过民国往事,一起谈论过抗日名将马占山,我还夸口说马占山的孙子马志伟是我好朋友,有机会来我家时介绍给大家认识。

我们也点评过报纸栏目,我替报社解释过为何“国内要闻”比新闻联播和新浪腾讯慢,我也解释过“团结论坛”不仅仅是刊登民革的内容,同时这个栏目也在团结着中国八个民主党派以及社会各个阶层。年轻的保安喜欢阅读的是“见闻随感”和“党派人物”栏目,门卫大爷他对于“文史周刊”“读书”“茶馆”“百花园”几个栏目赞赏有加,常常讨要报纸剪裁书画作品贴在门卫室内墙上。每次在门卫拿报纸总会花一些时间和他们交流,时间久了,我们不但分享了报纸的内容,也慢慢分享了对生活的理解和感受。

去年我去门卫室拿报纸时,甘肃小伙子说他要回老家了,估计不再来北京打工了。因家境不好,父母年迈,有个弟弟考上了大学,全靠他一人供帮。现在因父母老了,没人种地,他要回家娶个媳妇好好过日子。我突然对这个一起读报多年的小伙子有了一种不舍,我问他会想念北京吗?他说来过北京就是一生的荣耀!我返回家里给他送去两瓶青稞白酒做了礼物,希望他生活幸福。他又找我要了很厚一沓《团结报》,说带回老家当作纪念。

第二个星期,我再去门卫拿报纸时他已经走了。去年中秋刚过,我收到一个包裹,里面是一包大豆,一包红枣和一小包核桃,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文老师您好,我是陈进明,我结婚了,在老家也盖了新房子,给您寄点我们自己种的特产,您是我在北京认识的唯一的朋友,我没有资格加入民革,但您送我的《团结报》,我全部贴在新房的墙上,村里人都来看过,真希望以后还能看到……”

秋风吹起,眼圈有点湿润……我默默地祝福了这个普通的朋友。

我也默默地点赞我们的《团结报》。

(作者系民革北京市海淀区十一支部党员、企业管理咨询师)

[责任编辑:吴家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