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可读  可藏  可用

让我难以释怀的《团结报》

发布时间:2016-11-06  来源:团结报

█ 朱浩云

  最近十年来,我成了《团结报》最铁杆的读者、作者。我和《团结报》的渊源要追溯到2006年11月8日。那一天,我承蒙民革中央画院院长宋雨桂先生的厚爱,有缘成为了民革中央画院专家艺术委员会的一员。记得在成立大会上,时任民革中央主席何鲁丽亲自为民革中央画院顾问和艺委会专家颁发聘书。那天,何鲁丽主席和宋雨桂院长、冯骥才顾问还为“民革中央画院”铜牌揭牌。民革中央画院艺术委员会专家周韶华、刘宝纯、邵大箴、韩美林、郜宗远、杨延文、张立辰、郭怡孮、杜滋龄、尼玛泽仁、王西京、韩书力、冯大中、马书林、何家英、朱浩云等出席成立大会,陈佩秋、黄君实等大家由于其他原因没有到场。作为目前国内最大的画院,汇聚了国内最有成就、最具影响力和号召力的书画家、油画家、鉴赏家、评论家,着实让我惊叹不已。有幸的是,在那次成立大会上,我又有缘看到了由民革中央主办的《团结报》,特别是该报的文史版面,以其丰富的史料、翔实的内容,成为了我的良师益友,让我爱不释手。之后,我开始经常撰文投稿,并在《团结报》上发表了近百篇文章。那么,我为何对《团结报》有如此情感,究其原因主要是该报具有“三可”的功能,即:“可读、可藏、可用。”

  可读。体现在《团结报》史料翔实,内容丰富,生动活泼,所刊文章力求实事求是,力戒浮藻虚言,特别是在披露名人趣闻轶事的同时,对他们诸多荒唐之事也毫不讳忌。如文史周刊上《“豆腐将军”张作相》一文就相当精彩,在人们眼里,奉系军阀张作相是张作霖结拜兄弟,也是共产党的朋友,爱国民主人士,一生为张作霖父子所倚重。在吉林任职期间,修铁路,建大学,兴办水电等现代城市建设,颇有政绩。“九·一八”事变后坚持抗日,1936年由南京政府授衔陆军上将,后病死于天津。但是,张作相名字如何得来,又是如何被称作“豆腐将军”确是很少有人知晓。该文介绍了他的名字是由母亲梦见儿子做宰相而得,“豆腐将军”是早年他随父亲外出做零活打短工,后来积蓄点钱,开了个豆腐坊,起早贪黑,异常辛苦。一到三九寒冬,豆浆顺肩流下,结成冰块,仿佛穿上一副铠甲,被人戏嘲为“豆腐将(浆)军”。这些读来非常有趣,类似这样文章时常可在《团结报》上见到。十年来,我深切地感受到:从《团结报》中可以读到很多民主党外人士坎坷的经历及他们的师友们在那个时代的追求、奋斗、艰辛、悲惨。可以读到像鲁迅、胡适、陈寅恪、傅斯年、钱钟书等国学大师追求特立独行的境界,还可以读到很多文化名人精彩的诗文,引人入胜,回味无穷。

  可藏。体现在《团结报》的很多文章具有很高的文献价值、学术价值、收藏价值。比如,在我研究张大千的艺术和人生中,《团结报》中不少文章让我受益良多,记忆犹新,比如《张学良因收藏假画结识张大千》一文,披露了两人的相识缘于石涛的画。之前,我只知道张学良和张大千在台湾关系甚好,但对张学良和张大千交往渊源不是很清楚。所以,通过查阅该文,知道了早年张学良特别喜欢收藏石涛的画。但是,经行家鉴定后发现,他花重金买回的有很多赝品均出自张大千之手。这使张学良极为惊诧,同时也有了一会这位仿伪高手的念头。一日,张学良在家摆好了宴席,并派人送请柬给张大千,而此时张大千诚惶诚恐。当大千在张学良官邸的客厅里,看到桌上已经摆好了宴席,坐满了京城书画界的名流,其中有齐白石、陈半丁等书画大家,张学良拉着张大千的手把他引入上座。席间,张学良起身敬酒道:“今日请诸位来是向大家介绍一位新朋友,他就是鼎鼎大名的仿石涛画专家张大千先生”。然后对张大千说:“先生,我的收藏中有很多是你的杰作呀。”说罢,哈哈大笑起来,随之客厅里响起了一片轻松的笑声。从此二张开始他们长达半个多世纪的交往。

  同样,我在收藏老译制片电影海报时,手中一直缺乏新中国成立初期译制片发行的资料,没有想我要的资料竟然在《团结报》上看到,其中一篇《新中国电影译制片初创事略》文章让我格外惊喜。该文介绍了新中国成立初期译制片的情况,尤其是对我国第一部从苏联进口的《普通一兵》的译制情况作了详细介绍。这些珍贵史料使我大开眼界,增长了知识。所以,《团结报》每每有不为人知的精彩文章发表,我总会把它剪辑下来,收藏起来。

  可用。体现在《团结报》发表的不少文章都能为自己所用。如近几年,我先后撰写了上百篇近现代书画家方面的文章,但是,对已故民主党派人士有哪些是著名书画家我是不清楚的,而《团结报》帮我解答了的疑难问题,当我发现有位作者梳理了民革党员中的书画大家后,我是喜出望外。没有想到仅在民革中就有不少能书善画,成就斐然的前辈书画家。如民革中央首任主席李济深先生不仅是功勋卓著的政治家、军事家,还是现代爨体书法大家。第四届民革中央主席何香凝先生曾担任过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她的花鸟画和狮虎兽极负盛名,其他名家各有所擅,如周怀民的葡萄和芦塘、周元亮的太湖山水、董寿平的黄山和梅花、溥佺的山水、吴青霞的鲤鱼和芦雁、张宗祥的草书、黄苗子的篆书、方介堪的篆刻、张伯驹的文人书画、潘素的山水等等,都在艺坛享有很高声誉。尤值得一提的是,《团结报》的内容往往涉及重大事件和众多名人,加上作者考订事迹详尽,致使《团结报》犹如一部工具书,通过查阅,可以把握国家重大事件的脉络,了解很多政要、文化名人与师友们鲜为人知的往事趣闻,厘清不少历史风云人物的许多线索,对研究政要、文化艺术名人尤其是民主党派人士有着不可替代的参考作用。

  与《团结报》结缘是我人生的一大快事,衷心祝愿《团结报》越办越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责任编辑:吴家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