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注民革专委会工作  >  要闻

民革中央就“一带一路”西北发展战略开展深入调研

发布时间:2017-05-10  来源:

    “边城暮雨雁飞低,芦笋初生渐欲齐。无数铃声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当唐代诗人张籍写下这首《凉州词》的时候,他不会想到自己念兹在兹的丝绸之路,将在1000多年之后迎来如此巨大的新发展机遇。“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为古老的丝绸之路注入新的活力,对地处西北地区的省区来说更迎来难得的发展契机。

    西北地区落实“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情况如何,面临着哪些困难和问题?西部各省区如何找准自身定位,深度融入“一带一路”,激发内生发展活力?4月上旬,带着这些问题,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常务副主席齐续春率领民革中央调研组一行赴陕西、甘肃、内蒙古,就“一带一路”西北发展战略展开实地深入调研。

    强化顶层设计 做好统筹协调

    在南线,从西安出发,一路沿河西走廊向西,抵达西域诸国,最终到达更远处的安息、大秦等国;在北线,经过内蒙古辽阔的草原,同样抵达了俄罗斯、中亚乃至更远的欧洲。这两条古代陆上丝绸之路的主要路线,横跨陕西、甘肃、青海、新疆、内蒙古、宁夏等六省区。

    2013年9月,习近平主席出访中亚各国时,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大倡议。经过几年的发展演变,丝绸之路经济带确定范围已涵盖西北6省区在内的13个省区。今年,民革中央反复推敲、认真研究,最终把“一带一路”西北发展战略作为今年年度重点调研的主题。

    “民革中央一直牵挂着西部的发展。我们认为,近十几年来,西北地区发展步伐明显加快,但受地理区位、资源禀赋、发展基础等因素的影响,和东部相比还有一定差距。而‘一带一路’倡议为推进西部地区跨越式发展提供了契机,对其在西北的发展进行深入研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民革中央副主席修福金多次这样介绍调研的背景。

    民革中央的调研可谓有的放矢。“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西北各省区早已对自身融入“一带一路”作出各自的发展规划。调研中,三省区相关部门负责人最大的希望之一,就是国家牵头出规划、给政策。“在国家层面上做顶层设计,从全局的高度推进西北发展。”这同时也是调研组成员的共识。

    国家发改委西部开发司副巡视员陈时儆在座谈中指出,西北地区是我国重要的矿产资源、能源水利及生态环境多样化地区,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点难点,也是提升全国平均发展水平的潜力所在。要从全局的角度出发,将西北地区打造为我国经济发展的持续动力源。

    国家层面如何从全局的角度进行战略布局?万鄂湘认为至少要考虑三个方面。“首先是互联互通,要把西北建成连通东西的要道,必须有国家的统一规划;第二是大数据的建设,要与西、北两个方向的国家打通信息大通道,也需要国家出面;第三是战略安全基地的布局,考虑到战略纵深等国防因素,需要专项投入。”万鄂湘说。

    民革中央副主席刘凡也表示,此次调研就是要精准定位发展目标、精准地找到平台、精准地用好制度、精准地找到发展的动力。但精准的前提是国家的统领规划、高位推进。比如,交通发展,就要站在国家的高度来提一体化,而不能仅仅站在一省一区的高度来提一体化。

    发挥自身优势 形成自身特色

    调研组考察洋货码头

    

    调研组考察西安国际港务区

    调研组考察兰州新区综合保税区

    “洋货码头的货物进出口体量有多大?比例是多少?”“企业登记注册时间与自贸区开设前有没有大的变化?”“除了能源、土地优势,我们有多少自主技术?”此次调研,调研组一行先后前往陕西、内蒙古、甘肃三省区的四个城市,考察了西安洋货码头、西安国际港务区、兰州新区综合保税区、内蒙古和林格尔新区等地, 详细了解了当地的产业发展和政策推进情况。

    陕西位于丝绸之路的起点位置,甘肃有着1600多公里的战略通道优势,内蒙古是我国向北开放、联通蒙俄的桥头堡,新疆的边境优势,青海的资源优势……一路走来,调研组一路思考:如何让西北省区释放出各自的优势,深度对接和融入“一带一路”建设?

    在民革北京市委会副主委、国务院参事室副主任王红看来,“一带一路”在西北的发展应该是统筹规划、优势互补、组团式发展。“目前各省区关于‘一带一路’的规划中,有很多同质化的内容,可不可以有一个各自的侧重?”她反问道。王红建议,一定要深入学习总书记关于“一带一路”的系列重要讲话,系统研究其中对6省区赋予的功能要求,明确发展的任务和目标。

    “‘一带一路’是影响长远的全局性建设。”中纪委驻中央统战部纪检组组长苏波认为,西北地区要搭建形式丰富的平台和抓手,发挥区位优势、资源优势,统筹研究、利用,分层次、分省区有序推进。

    万鄂湘出席座谈会并讲话

    万鄂湘在甘肃座谈时也强调,西部六省区既有共性的问题,也有个性的问题,需要相互之间的统筹写作。他以甘肃为例指出,一个地区最重要的是立足自身优势,找准发展定位。甘肃就是要发挥本身的区位优势、资源禀赋优势,形成自己的发展特色。

    在内蒙古参与调研的民革中央副主席郑建邦表示,在整体考虑西北通道作用的同时,还要从六省区本地的产业结构、产业支撑、重大项目的战略意义等来进行通盘考量。就内蒙古本地的发展,他建议用好蒙古族文化这一软实力,将其与文化创意产业结合,与对外交流交往结合。

    “西北六省区,尤其是内蒙古草原面积大,畜牧业品种资源丰富,粮食和粮农副产品非常多,龙头企业占比较大,在此建设现代牧业中心是有条件的。”同样参加了在内蒙古调研的全国畜牧总站站长杨振海则看好当地发展畜牧业的优势。他提出,应抓好现代牧业的品种、品质、品牌,力求做到精准化、标准化、集约化、产业化。

    注重综合配套 推动创新发展

    调研组考察鄂尔多斯的煤制油生产线

    调研组考察兰州的高端装备产业园

    核准名称、填写申请、提交资料、接受审核、领取执照……这是西安国际港务区为公司注册提供的一站式服务的流程。4月6日下午,刚刚办理好营业执照的任伟遇到了前来调研的民革中央调研组一行。万鄂湘仔细地询问,“办的什么业务?”“为啥要选在自贸区注册?”“手续复杂吗?”。任伟一一作答,对港务区管理部门的工作效率赞不绝口。

    类似的场景在民革中央调研行程中出现了多次。和林格尔新区的信息建设、鄂尔多斯的煤制油生产线、兰州的高端装备产业园,都给调研组留下深刻印象。然而,三省区的有关部门也反映,不少地区基础设施跟不上,人才储备跟不上,资金投入跟不上,这一现象在二连浩特等边境口岸地区和一些新设立的开发区、保税区等尤为突出。

    深入调研后,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齐续春坦言,西北地区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在基础设施建设、产业结构转型、科技创新驱动、吸引留住人才等方面还存在一些需要解决的困难,各种资源优势还有待进一步挖掘。

    如何解决这些问题?齐续春强调,一是要要在基础建设上下功夫,打通联通东西的交通、信息大通道;二是要在产业化上下功夫,推动高新技术成果的产业转化率,推动当地特色品牌的产业化链条形成;三是要在留住人才上下功夫,可以考虑筹建专业化的学院,将吸引外来人才与自主培养人才结合起来。

    “西北各省区应提高自己的参与度,产业发展是关键。” 苏宁环球集团董事长张桂平认为,应重点建设一批基础设施项目,努力培养壮大新兴产业、特色优势产业、富民多元化产业、区域首位产业,吸引包括我国东南沿海省份及其他富裕国家、地区的投资,以推动本地的经济发展,民众收入提高。

    在发展思路上,陈时儆也建议,“一带一路”西北发展战略的推进,要以基础设施建设等民生工程作为抓手,持续培育西北地区的城市经济走廊和城市群。发展动力要向深化改革创新驱动转变,生产关系要向柔性、智能、精细转变,资源利用要向高校、循环、清洁转变。

    “要敢于担当,起点就是冲刺,开弓就是决战;要坚持创新,做到无中生有、有中生新。”修福金特别强调转变发展思路。他提出,要坚持问题导向,实事求是找出困难和问题,资金上该倾斜的要倾斜,人才上该引进的要引进。

    民革中央副主席兼秘书长李惠东则提出“向历史要方法”的特别想法。他建议,筹建简牍研究院,加大汉简牍的保护力度,用以研究“一带一路”的原始数据,并将相应成果充分加以利用,为国家战略决策提供参考。

    丝绸之路经济带除了连通中国东部和西部外,还肩负着打通向西向北通道、连通国内国外的重任。参与在陕西、甘肃调研的民革中央副主席傅惠民对企业走出去的话题很感兴趣。结合自己了解的情况,傅惠民建议,加强与沿线国家自贸协定签署,加强走出去的组织话规模化程度,设立“一带一路”企业走出去的保险或担保机制让更多的企业没有走出去的后顾之忧。

[责任编辑:民革中央调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