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恩时代 以笔写心

釉里红“祖国万岁”作品创作记

发布时间:2019-11-26 13:55:57 来源:团结网

编者按:陈明先生为民革党员,团结报社顾问,民革中央画院副院长,从事文创事业和艺术创作。目前,陈明先生为打造“上海城市文化新名片—形成海派陶瓷艺术学术流派,推动中国现代陶瓷艺术发展”的积极推动者和践行参与者。在民革中央画院的支持下,该项事业已与民革上海组织的文化事业紧密结合并取得了初步的成果。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华诞。作为一个标准的生在新中国,陈明长在红旗下,亲身经历了共和国发展的艰辛历程并感受到祖国如今的繁荣昌盛。

我生命所经历的60多年,放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去看,那真是波浪壮阔无与伦比。我十分庆幸自己能够有缘参与到为新中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并开始强起来的三个时代的学习和建设中去。

有房有车,学有所成,获得社会学界的尊重,随意就可以出国旅游和进行学术交流并获得洋人的敬重,这些,是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每当我从电视中看见中东那些曾经的富国,被所谓的“自由”战火“洗礼”成一片废墟及百姓那凄惨无助的哭嚎画面时,刺痛之余,莫不为我们有今天的稳定生活庆幸和满足。想想我的上一辈还经历过战乱的流离失所,经历过为新中国的诞生而风餐露宿与枪林弹雨,由此真的深刻地理解了老人们常挂在嘴边的“唠叨”:“你们赶上了好日子”……之含义。

无论是出于对国家或民族历史的情感,还是缘于对自己在数十年不平凡岁月中倾我年华付出的珍惜,心底一种创作的激情开始涌动,国庆阅兵那壮观的画面给了我动笔的能量积蓄。

我想到了画一个大件的“釉里红”作品,以取材苍松来祝中国国运永远红火,民族精神抗风雨不折而万岁!

一般釉里红作品,因限于其工艺,很难表现出绘画中的那种“画理”和层次,也很难保证大件作品能四面都烧制得没有瑕疵。一旦烧制失败,那数天的功夫就白费了。釉里红绘制与烧制的成因复杂之不确定性,成为玩瓷人的自古难题,也在行业里留下了“烧红要穷”的告诫。

今年春,我先试制了一件小小的花插瓶。我的追求是:工艺上一定要做到“有色也有形”,就是红要红透,绿要呈翠以展现釉里红工艺的美感。但是,造型和用笔,必须要体现画家的本色,笔法要符合画理和展现笔趣并要体现精细的效果。

窑工善意地告诫我画工不能太过于精细以保证发色,但我还是想要挑战一下釉里红的工艺极限。

出窑了,真的很美,一切效果就如我所期盼的。于是,在夏季,我进行了第二次试制,结果同样满意,这让我有了信心。

釉里红花插

釉里红箭筒

十月中旬,我在经历了连续创作青花瓷10多天,保持每天工作13小时的工作狂状态后,开始了釉里红“祖国万岁”的创作。

窑工说,“500件”规格的器形,已是确保釉里红作品烧制成功的最大器形时,我选了一件“500件”规格的“箭筒”作为创作载体,我觉得这简洁的造型,更适合画面效果的出彩和具有时代感及大气。

当窑工将泥坯安放到工作台上时,我忽然感觉自己变得不自信了,真有点下不了手,各种担心都来了……脑子里一团乱。

在陪我的欧阳好友离开后,我近乎于用打坐的方式去沉静自己的思绪和心境。我用手机放了一曲“我和我的祖国”来调整自己的状态去“入戏”。

说来奇怪,那感人的旋律立马将我的情绪调动起来了,我直接拿起新买的刷子,犹如有一股力量在驱使着自己的挥洒,不到半小时,作品的枝干布局就完成了。

没有起稿,没打草稿,也没有腹稿,一切都是跟着感觉在走……。画家都知道,作品的布局章法定格了,作品的整体效果就基本定型了,按行话说,就是画不坏了。当天,我画到了落日才离开。

次日,我继续绘制。但此时真的很累,近半月的疲劳在此时一并袭来。

釉里红工艺的特点是,氧化铜的色剂配料在绘制时因用料的厚薄,会直接影响到烧制后的效果。料太薄,发不了色,料太厚,堆积的料会随着釉水的流淌而致使其形被破坏。

画松针最麻烦,要保证每一根松针的用料之厚薄都恰到好处以确保其发色,就必须保证每根松针的用笔都要蘸料充足,但还不能画得太粗(因为烧制后松针会变粗数倍)。所以,就算提笔去蘸足那如同“水泥浆”一般的色料后,也就只能画几根松针。一朵松针有时要蘸两次色料,这就给一朵松针甚至是一组松针的接笔气带来了麻烦……

画到后来,手指神经出现了抗拒下笔指令之现象。手指僵化,意识似乎指挥不了手指,往往要强迫性地复述一遍,手指才能驱动行笔片刻。为此,在担心之余,几乎对每根松针都进行了查复,以确保其根根“料足”而会发色。

夕阳西下,作品基本完成。我请了芦窑的卢总来掌眼,卢总告诫,松针恐怕施料太薄……我晕!

但此时,窑掌柜的话就是圣旨,哪敢不听呢?去将每根松针描一遍,如何能做到?于是,就加密松针吧。

残阳落去,华灯初上,耗尽最后的精气神,完工!

待烧的釉里红

至此,耗时20多小时的“祖国万岁”绘制完工。临出门,我一句:“拜托了”,就将压力抛给了卢总。

一周多过去了,卢总知我心情,在开窑的第一时间,将那鲜活地屹立在窑中的“祖国万岁”用微信传我,一句“精品,可以打96分”的祝贺让我激动不已,感谢景德镇芦窑。

釉里红:祖国万岁

欧阳万般小心地将作品捧回后即多面拍照以让我观赏安心。在确认“每个面发色均好”后,如释重负,给新中国70周年华诞制作贺礼的心愿兑现了。

这件应该算得上行业内釉里红上品的作品,未来应该属于国家罢……

陈明于上海新五柳居

2019.11.26

陈明简历:1957年生于上海,民革党员,国画家和瓷艺家。现任:民革中央画院副院长、中华中山文化交流协会常务理事、民革上海香山画院执行院长,上海香山海派陶瓷艺术研究院院长。

[ 责任编辑:何佳伶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