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清正廉吏龙伯高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12-06 09:09:00 来源:零陵发布

  当年,龙伯高来到了零陵。

  因为刘秀亲征,马援挂帅攻打少数民族地区“五溪蛮”,所以零陵是战火弥漫,民心惶惶。

  龙伯高一到零陵,就看见零陵街道败落,百姓怨声载道,了无生气。他刚走下马车,便有一位老妇人跪在他的脚边,哭着说:“老爷,救救老身的小孙子吧。”龙伯高立马将其扶了起来,说道:“老人家别急,且慢慢道来。”又扶着老妇人到一旁坐下。老妇人未语泪先流:“这零陵郡连年征战,家中壮丁尽数参军,从此杳无音讯,老身那年幼的孙儿生病了更是无钱医治啊。”说着又要跪下,龙伯高立马扶住老妇人,并从袖中拿出一袋银子,递到老妇人手中,又命随从去请大夫,而他自己却若有所思地转身走了。

  龙伯高走在零陵的街上,发现城内多为老幼妇孺,民心不振,心想:“这战争暂时还不会停,若要发展生产与经济,首先便要稳定民心。”

  为了安抚人心,他站在城门之上,说:“吾深知战争之苦,但汝等乃前方战士的骨肉至亲,唯有汝等安定,前方战士浴血奋战方能无后顾之忧啊!”说完,他命人开仓放粮。这时,也不知人群中谁喊了一句:“我知道他,他就是帮了赵婆婆一家的那个大好人啊!”

  这时,前线传来消息,说是战事胶着,军费不足,军心不稳。龙伯高立马回到府中将家财尽数筹集在一起,发现仍是少了很多。于是路过夫人的房间时将夫人的首饰也一并收走了,就连夫人身上的首饰都没“放过”,换了钱一起送去前线。

  对此,马援与军中将士对龙伯高是感激不已。龙伯高也在零陵站稳了脚跟,郡中百姓都知道他虽官居太守却清正廉洁,以身作则,励精图治,很快人心得到稳定,零陵郡的生产和经济渐渐恢复发展。

  多年之后,人们似乎仍然可以看见零陵城门之上,有一位白发苍苍,衣袂飘飘的老者说着:“老夫这一生,无辱于圣上厚恩,无负于郡民信任啊……”

  清廉太守

  毛激流  搜集整理

  零陵郡从广西全州搬迁到零陵时,需要一个得力的太守管理辽阔的土地,伏波将军马援便向汉光武帝刘秀推荐山都县令龙伯高做了零陵郡第一任太守。

  龙伯高学富五车,治理地方很有一套,在他的治内,老百姓安居乐业,夜不闭户。龙伯高来到零陵郡后,他见老百姓没有像样的房屋住,穿着破烂,但是打架斗殴的事情却天天发生。怪不得马援说零陵是一个鸟不拉屎的野蛮之地。龙伯高想,零陵经济非常落后,要想做好太守,首先要让老百姓富裕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龙伯高决定带领老百姓种植水稻,开辟荒地种柑橘、西瓜等农产品。龙伯高一边带领老百姓进行种养,一边在外河街建了一个庞大的农贸交易市场。他修建农贸市场让很多达官贵人不能接受,说他滥用民脂民膏,便纷纷告到朝廷,刘秀晓得龙伯高在做实事,也就没有理会。

  到了秋收时节,由于雨水好,收成也特别好,龙伯高就组织衡州、武陵、潭州的商贾前来采购。零陵香、朝阳岩红薄荷、茆江桥芋头、香零山香米、黄田铺草鸭、俞峰黑山羊顿时成了抢手货,不到半天工夫,停在潇水河的几十条木船装满了各种零陵农产品,向北顺水而去。

  跟龙伯高学种养的老百姓发了大财,砌了新屋,家里用石灰水刷得亮堂堂的,那些想看笑话的人看了,肠子都悔青了。从此,零陵城周边只要有空地,就会有人在上面种上香葱、大蒜、白菜和萝卜等。

  龙伯高看着零陵的经济一天比一天好,老百姓不再贫穷了,打架斗殴的事情也少了,心里乐开了花。他在给马援的信中写道:“零陵虽是荒蛮之地,百姓心地奇善,可教化 ......”

  零陵城有一个惯偷叫陈猴子,他见龙伯高嘴巴严实,从不多讲话,人又弱小,见零陵的老百姓靠种养发财了,以为龙伯高家里一定很有钱,就在一个夜晚潜入龙伯高家里。来到龙伯高家门口,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哪是什么家?几根竹子和稻草搭建起一个简易的茅屋,四周通风,连遮挡的门帘子也没有。他想,肯定是龙伯高贪婪了钱财,害怕被人举报而故意为之。于是,他偷偷摸摸来到睡觉的地方,见龙伯高一家人挤在一张床上,合盖一床被子,心里想,这龙伯高是太守,家里难道真的这么穷?走进伙房,看见锅子是烂的,碗是残缺的。这时,他才相信龙伯高真的穷,穷得像叫花子。

  第二天上午,陈猴子赤着上身,背脊上捆一根荆条,手中拿一面破铜锣一路敲打来到府衙,引来了许多人前来观看。龙伯高以为谁家有天大的冤屈,赶忙升堂。不等龙伯高问话,陈猴子自己先开口了:“太守大人,小人昨夜到您家偷了一件东西,今日前来负荆请罪。”龙伯高惊异了,心想,我家穷得精打光,有什么东西值得偷?想归想,案由还是要问的,于是,他和颜悦色地问:“你偷了我家什么东西?”陈猴子说:“我偷了您家的‘穷’!”众人听了议论纷纷,指责陈猴子没出息,连“穷”也偷。龙伯高刚要说话,陈猴子站起来对众人道:“我一直以为太守是个家财万贯的官,就想去他家偷些东西换银子喝酒逍遥。没有想到,昨晚我偷偷摸摸进了他的屋,那哪是人住的?家里一件值钱的物件也没有,煮饭的锅子,吃饭的碗都是烂的,一家几口人盖一床被子。这哪是零陵太守?一个太守家都穷得叮当响,我不把它偷走怎么对得起日夜为老百姓操劳的龙太守?”听者无不为之动容。

  龙伯高没日没夜地工作,在任零陵太守的第四个年头,累死在去乡下办案的途中。

  龙伯高死后,因为家中穷,没钱买棺材。消息传到远在贵州的马援耳朵里,马援大吃一惊,立即派人快马送钱到零陵为龙伯高购买上好棺材,自己也日夜兼程赶到零陵,并在郊外的司马塘为龙伯高置了一块墓地,给龙伯高写了一副挽联——“一肩日月潇洒去,两袖清风乘梦来”,以怀念清正廉洁的故知。

  司马水塘

  洋中鱼  搜集整理

  零陵城内有一条司马塘路,它是一条颇为弯曲的小街,宽约六米,像一条蜥蜴,从芝山路开始,一直匍匐到潇水边。

  若以清代零陵城厢图来衡量,今日的司马塘路有大部分位于城墙之外,可谓零陵的城郊。

  这条小街,葬有东汉零陵郡太守龙伯高。龙伯高,名述,京兆(今西安)人,东汉建武年间被刘秀委任为零陵太守,任职四年。其间,刘秀亲自率兵攻打武陵一带的少数民族“五溪蛮”。当时的零陵郡辖区除今日的永州属地外,还包括周边的广东、广西、郴州、衡阳、邵阳的一小部分,约占现湖南省总面积的四分之一。刘秀发起的战事在今湖南常德、怀化、湘西一带,毗邻零陵郡,所以在战事紧张、供给困难、军饷难以为继、伯高公自己都入不敷出的窘迫状况下,他毅然将夫人头上的金簪取下,变卖充作军饷,支援战事。

  那时的零陵属“南蛮”之地,生产、文化极端落后,经济十分贫穷,交通闭塞,气候恶劣,民族矛盾尤为突出。龙伯高到任后,迎难而上,励精图治,采用广施仁政、法德兼治、以身作则的方针,克服重重困难,不但很快站稳了脚跟、打开了局面,而且使当地生产发展,经济增长,风俗淳朴,人心稳定。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公正廉洁、勤政为民、宽厚待人、礼贤下士、修身养家的为官为人之道,为历代各族多方人士盛赞不绝。

  公元 88 年,龙伯高因过于劳累,死于任所,葬于零陵西门司马塘北侧岭上(今零陵区徐家井办事处新建村)。为了纪念他,人们在墓前方修筑了龙氏祠供人凭吊。到了隋朝时,一术士建议在岭前垦池植树以提高文运,被州府采纳,于是挖出了一个大大的池子,里面放养了一些鱼。据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塘水深则零陵文运盛,塘水浅则零陵文运衰。传说柳宗元被贬永州时,曾数次到司马塘凭吊龙伯高。因为柳宗元在永州时的身份是编外司马,所以人们将那口鱼塘叫司马塘,把司马塘旁边这条街叫作司马塘街。


[ 责任编辑:丁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