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狂草书圣怀素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12-09 09:56:33 来源:零陵发布

  零陵这块风水宝地,出了一位书法文化的代表人物怀素。他的草书称为“狂草”,用笔圆劲有力,使转如环,奔放流畅,一气呵成。他与唐代另一草书家张旭齐名,人称“张醉素狂”。

  怀素出生贫寒,但热爱学习,尤其喜欢书法。练习书法是要花钱的,十岁出家为僧后因为他没钱买纸练字,于是,他就找来木板,不断地涂上白色的油漆,然后再在上面书写。可是,木板上油漆太滑了,怀素觉得上面不好写字。

  那时,怀素住在寺院里,寺院附近有块空闲的土地,他就在这里种了好多的芭蕉。等到芭蕉长出叶片后,他就把芭蕉叶摘下来,当作纸张用来练习书法。由于怀素练习得太勤奋了,芭蕉叶不够用。聪明的怀素灵机一动,就带着笔墨来到芭蕉树前直接在叶片上练字。夏天,太阳炙烤着他,汗水涟涟,脸被晒得通红;冬天,寒风凛冽,他的手被冻得开坼,隐隐作痛。但怀素还是坚持了下来。“不经一番寒彻骨,哪有梅花扑鼻香”啊。

  怀素在那片芭蕉树林里练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他经常洗笔的那个小池子都变成墨黑的“墨池”,他用过的笔堆集在一起成了笔冢。他的勤奋刻苦终于使他的书法练得有劲有力道。公元759年,22岁的怀素与著名诗人李白在零陵不期而遇,把酒言欢。诗仙李白对其书法大加赞美:“少年上人号怀素,草书天下称独步。墨池飞出北溟鱼,笔锋杀尽中山兔……”

  能得到诗仙李白如此高的赞美,怀素并不满足,他有一种渴望,那就是闯荡都城长安,那里有他更为广阔的天地。

  在长安,怀素勤奋学习,兼收并蓄,大有斩获。5年之后准备起身返乡,在回乡的路上,他听说有一个叫邬彤的人,是“草圣”张旭的学生,也是有名的书法家。于是,怀素就打听到邬彤的住所,拜邬彤为师。在邬彤那里,他终于学到了道法自然的书法奥妙。

  李素相会

  毛激流  搜集整理

  在唐朝,零陵城内的东山上,出了一个了不得的和尚,名叫怀素。他贪吃贪睡贪喝酒,一喝醉酒就疯狂写字,不论墙壁、衣服,或者是器皿,他提笔就写。很快,他的名声远扬,从一个穷和尚变成了一个人人求见的名人。

  诗仙李白被流放,心情苦闷,听说怀素的草书有名,就特地赶来零陵,要见怀素。他来到绿天庵,见四周鸦雀无声,就敲门大喊:“怀素大师在否,怀素大师在否?”绿天庵里一点儿声音都没有。这时,来了一个挑水的老伯,他告诉李白:“怀素可能去南门街上喝酒吃肉去了。”“哦!这个花和尚。一天到晚就知道喝酒。”

  李白找遍了整个南门街的酒家,大家都说没见到怀素。第二天早晨,李白带着酒葫芦早早地又来到绿天庵,还是没有等到怀素。他有点失望,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他兴奋地敲门大喊:“怀素,怀素,你这个花和尚,躲在里面喝酒啊?”可他等了半天,还是没有人开门。无奈之下,李白就只能在绿天庵前等啊等啊,等了三天三夜,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失望极了,便准备打道回府。突然,哪里传来了“呼呼呼”打呼噜的声音,他循声望去,好像是谁在芭蕉树叶下睡着了,走近一看,嘿,这不就是怀素嘛。

  李白真是哭笑不得,他就又等着怀素醒来,怀素睡得香,那些蚊虫左叮右咬,他左挠一下右挠一下,随即又翻过身打起呼噜来。这时,飞来一只蜜蜂,在怀素耳边嗡嗡作响,怀素猛地一下惊醒,一巴掌打去,骂道:“你这小东西,还想叮我啊。”说着,就从衣服里面掏出一支毛笔来,一时没有墨汁,就蘸点儿湿泥巴在芭蕉叶上写起字来,完全没有察觉到李白的到来。李白看到怀素的字,龙飞凤舞,那真是叹为观止,便忍不住击掌叫好向怀素走来。“哈哈哈哈……早就听闻醉僧大名,今日所见佩服佩服啊。”

  这怀素哪管李白的赞美,正写得起劲,头也不抬,只冷冷地问:“你是何许人也?”“我乃青莲居士李太白,天子呼来不上船者,本人也是酒中仙。”怀素眼前一亮,手中的笔戛然而止:“诗仙李白?快快进屋,快快进屋。我们喝他个不醉不归!”两个人真是相见恨晚,直喝得天昏地暗。李白醉酒后随即作了一首《草书歌行》,赞美怀素:“少年上人号怀素,草书天下称独步。墨池飞出北溟鱼,笔锋杀尽中山兔……”

  怀素出生

  毛激流   搜集整理

  唐朝的时候,零陵城出了个了不起的穷和尚,因为他喜欢喝酒,天天醉醺醺的,人们给他起了一个绰号“醉和尚”。

  醉和尚俗姓钱,家住零陵城东山脚下的茆江桥。据说,他上上辈的祖宗是秦始皇麾下的一名战将,随秦始皇东西征战,因军功来到零陵。到了醉和尚爷爷这辈,家道日渐衰落,只好变卖田地维持生计,到了他父亲手上,穷得和叫花子差不多了。

  传说,醉和尚出生的那天,是开元十三年六月十九日正午。他出生时,原本是万里晴空,突然黑压压乌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紧接着,雷鸣电闪、狂风大作。潇水河白浪滔天,像一头发疯了的怪兽,吞噬了不少的村庄和人家。耸立在潇水河中间像枯笔一样的石山也被雷电劈去了一截,后来,人们把这半截石山取名香零山。惊骇的老百姓纷纷跑到寺庙去求菩萨保佑,放鞭炮,点高香,请观世音菩萨下凡消灾。说也奇怪,这奇怪的异象延续了三个时辰,直到醉和尚从他娘肚子里“苦哇”一声艰难地拱出来,老天才云开日出,毫光万丈,咆哮的潇水河也恢复了平静。左邻右舍见了,纷纷跑到醉和尚家对他娘老子说:“你屋里这个满崽,一定是怪物投胎,不如把他丢进尿桶里淹死算了,免得以后成为你钱家的祸害。”醉和尚的娘老子听了说:“崽是娘的心头肉,你也生过崽,晓不得做娘的疼?”说完,搂住襁褓中的醉和尚使劲地哭了起来。

  醉和尚的老子钱昌是一个有头无脑的人,只会围着几分祖辈传下来的田打转转,听了邻居的言语,认为醉和尚确实是怪物投胎,以后会害人的,就起了捂死醉和尚的心。醉和尚的娘老子心性柔弱胆小,只得委屈地顺从丈夫的意思。

  钱昌从婆娘身边抱起刚出生的婴儿向屋外走,走了十几步,遇上一个老和尚双手合十拦在路边。老和尚身披袈裟,慈眉善目。他佛唇轻启道:“阿弥陀佛,此子是日后重振你钱姓家族的贵人,你何必听信愚夫劣妇之言残害佛家菩提子?”说完,在醉和尚的头上轻轻拍了三下,本来睡着了的醉和尚突然睁开圆圆的大眼睛眨了眨,又咧开荷包小嘴对老和尚笑了声,然后安然地睡着了。

  钱昌见了,吓得两腿像打摆子一样抖个不停,忙问老和尚是怎么回事。老和尚掏出一袋碎银给他,告诫道:“天机不可泄露。钱施主好生把此儿带大,懂事后,他愿意去哪里一切随缘,莫要管他。天地育人,自有他的造化。这些银子你收好,权做他成长生活之需。”说完,朝嵛峰方向飘然而去。

  钱昌抱着儿子回到家,把路上遇到老和尚的事告诉婆娘,婆娘是个一心向善的人,听了这话,连滚带爬地从床上爬起来跪拜在观音菩萨像前,点香焚纸,抱着醉和尚磕头不已。以后,不管别人再怎么说儿子是怪物,夫妻俩总是淡淡一笑,细心地抚养儿子成长。

  十岁那年,醉和尚发愿出家。钱昌夫妇虽然不舍,但想起老和尚随缘的话,便同意醉和尚在零陵城东山上的绿天庵出家。挂单在绿天庵的慧融法师见他小小年纪聪明伶俐,亲自为他剃度,并赐法号“怀素”。后来,怀素成了闻名遐迩的零陵醉僧——草圣。

  绿天古庵

  毛激流  搜集整理

  零陵古城的东山下有一个蛮大的寺院叫竹林寺,竹林寺里有一个烧火的小沙弥叫怀素,长得精瘦精瘦的,大脑壳,小身子,样子就像在沙堆里发芽的豆芽菜。莫看他其貌不扬,在一班小沙弥中算是一个鬼灵精,时常背着主持带领一帮小和尚到东山上逮鸟,到潇水河里摸鱼,如果嫌肚子里没有油星子,就偷偷摸进别人家的鸡圈鸭笼做起三只手的行当。

  一天,怀素摸着干瘪瘪的小肚皮对正在挑水的怀远说:“师傅太小气了,现在炒菜,只准在出锅时淋一小调羹茶油在菜上面,尽做这种光鲜体面的缺德事。肚子里没有油星子,这眼珠子看东西直冒金花。”

  怀远也是跟怀素偷吃惯了的主,听了怀素的话,连忙放下桶子拍拍肚皮说:“师兄,你看你看,竹林寺把我们饿得这鬼样子,还要做苦差事,哪有一点慈悲心肠?”

  “想不想给肚子里添点油水?”怀素狡黠地刮着怀远的鼻子问。

  “想啊,怎么不想,昨天晚上还梦见和你炖老母鸡吃,结果一觉醒来,枕头上全是清口水。”怀远好像真吃过鸡一样的,抹抹嘴巴,笑嘻嘻地对怀素说。

  怀素“嘘”了声说:“快去把你穿的海清拿来,我们翻墙出去吃香喝辣的。”

  原来,前天怀素跟大和尚去金牛岭的金牛寺商讨开无遮大会的事情,路过金滩,见河边有一户人家养了蛮多的鸡和鸭,当时心就痒痒的了,恨不得马上抓几只鸡鸭到零陵南门大街上找一个店子杀了炒了吃,碍于大和尚在跟前,才收起贪婪的心,回来后,一直在打那些鸡鸭的主意。

  两人从矮墙上翻了出来,然后直奔城东金滩那户养鸡鸭的人家。

  怀素带怀远躲在竹园里,用嘴发出公鸡打鸣的声音。正好,一只肥壮的老鸡婆走到旁边,被吸引走进竹园,说时迟那时快,怀素左手飞快地抓住鸡的喉部,右手抓住鸡的两腿。顿时,鸡不啼不叫也不动弹,怀素的手稍稍用力,母鸡来不及哼一声,脖子便软绵绵地断在怀素的手里。怀素把母鸡朝怀远怀里一放,又准备逮第二只鸡。

  用同样的方法搞到两只鸡后,怀素和怀远连奔带跑进城,翻墙回到竹林寺。

  竹林寺被一片硕大的竹林环抱,古木参天,楼台亭阁若隐若现,颇显禅意。怀素和怀远躲到竹林深处,找来竹子、茅草烧火烤鸡吃。说来也怪,两人刚把火点燃,就刮起了蛮大的南风,由于火烧得大,火星随风乱窜,周围那些干枯很久了的茅草遇火便燃,不一会儿,整个竹林火光冲天,烟雾弥漫。再一眨眼的工夫,竹林寺也着火了,火势随风蔓延。竹林寺敲起了报火警的钟声,那些大和尚小和尚忙着救火,根本没有人想火的来源。

  怀素和怀远两个害怕了,慌了手脚,还是怀素机灵,拖起吓傻了的怀远一溜烟跑进了禅房,蒙上被子假装睡觉去了。

  由于救火及时,竹林总算保住了一大半没有被烧毁。主持让人查找起火的缘由,查来查去,最后还是查到怀素和怀远两人身上。因为两人都还小,主持格外开恩,除了鞭笞四十板外,罚怀素到东山顶上破旧的无名庵面壁三年,允许他闲暇时抄写经文。

  经过这场大火,怀素变得懂事多了,除了面壁思过,就是一笔一画专心致志地抄写经文。

  十年后,怀素的父亲死了,他便把守寡的母亲绿氏接到庵子里供养。绿氏常教导怀素:“为僧者,头上要常顶一片青天,将来才有出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绿氏也死了,为了铭记母亲的教诲,怀素把无名庵取名绿天庵,并在这里终老一生。

  苦学作画

  屈永清  搜集整理

  唐朝年间,永州城边的绿天庵里有个和尚名叫怀素,方丈要他每天做三件事:第一件做饭;第二件挑水;第三件抄写经文。这中间挑水一件最难,因为从山底取水,拾级而上,从天光起床挑到太阳当顶,寺庙一天的水还供应不上,哪里还顾得上抄经文。

  有一天,怀素半夜起来,伸手不见五指,他就靠着门框打起盹来。朦胧中听得有一群娃娃在井边空坪上做种瓜的游戏。他定神一看,中间还有个黑不溜秋的小孩,围着一个肚兜,头上扎着两个小角。怀素好生奇怪,这寺院附近,又没有人家居住,哪来这多小孩?他正要上前看个究竟,突然那个黑娃娃带领这群小娃仔走进荆棘篱笆,无影无踪了。怀素好生纳闷,只好将所见情况告诉方丈。方丈连连称道:“善哉善哉!此乃千年何首乌所化,五百年一现瑞气,你能一见,缘分不浅,若得此烹食,能立地成佛。”并嘱:“明天再去,抱来见我,切记不要让他落地遁去。”

  怀素按照师父嘱咐去抱小孩,但娃娃一见到人就溜走了。他一天一天向篱笆移去,睡到他们的归路上。这一晚怀素特别机警,目不转睛地盯住那个黑娃娃,等它带头逃跑时,拦腰一抱,紧紧搂在怀中。仔细看这哪是什么娃娃,原来是支何首乌。老方丈叫怀素用竹刀刮去粗皮,劈成四块,用瓦罐烹煮一日一夜。怀素按师父吩咐,依法烹煮,越煮越香,怀素揭开一看,甜香四溢,尝了一口。他趁热端给师父。老方丈一看笑着说:“你已经尝过了,不如你一个人吃了,早成正果。”怀素再三叩头请罪,要师父喝,老方丈怎么也不肯接受。

  怀素只好拜谢师父好意,将何首乌吃下。说也奇怪,他立即觉得一身轻飘飘的,手腕似有千钧之力。他回到佛堂正想抄写经文,刚一提笔,一个小和尚就来叫怀素挑水。怀素慌忙中将纸上弄得墨迹点点,随手在纸上打了一个圈子,将纸搓成一团,丢在地上。小和尚看了甚觉可惜,拾起来将纸摊开,贴在窗户上。等到第二天三更起来做饭,一进厨房,只见那窗户上月明星稀,等到五更鸡叫,窗户上则还是一张废纸。

  小和尚将纸揭下来,贴到自己房中,夜晚月亮星星又从纸上浮现。这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寺、全城。于是来绿天庵求怀素写字、画画的络绎不绝,这使怀素甚是烦躁。州官们还将此事奏报朝廷,皇帝便派钦差大臣来永州绿天庵求画。他们一路上骚扰百姓,怀素听闻后已有几分怒气。钦差大臣到了庵中,更是盛气凌人,命令怀素画画题词。怀素心里恼怒,在纸上一横,出现一排大山,又一横,只听得清风过耳。怀素将笔一起包在画中,交给钦差大臣,要他一定到金銮殿,御驾亲临时才拆开。钦差喜出望外,赶回京师,面君揭画,立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画中跳出一支五寸多长的匕首,直奔皇帝而来。皇帝一见,拔腿就跑,匕首也紧跟上去,闹得皇宫乱糟糟的,皇帝连喊大臣赶快收画。等画一收,平安无事。皇帝气恼不过,立即下令捉拿永州怀素。但官兵一到绿天庵,哪里还有什么怀素,他已经云游天下,不知到哪里去了。

  巧手画月

  蒲伟  搜集整理

  怀素是我国唐朝有名的书法家。他不只字写得好,而且会画,不只会画,而且画得很好。慕名前来求画的很多,特别是那些高门府第,总想弄一两幅怀素的字画装点下门面。怎奈怀素天生一副怪脾气,他从不想炫耀自己,更不愿巴结别人,所以很少有人能得到他的字画。因此他遗留下来的手迹就很少了。

  怀素的书画出了名,名气越来越大,越传越远。传到京城,皇帝听说有这么好的书画家,就派了一名大臣,专程来湖南求怀素的书画。

  这位大臣,带着皇帝的圣旨,坐在四乘大轿里,心里嘀咕:怀素是个什么东西,皇上用得着派我亲自去求他?不过,趁这个机会到南方风景胜地游玩一番也是好的。他走走玩玩,玩玩走走,终于到了永州,来到怀素住的绿天庵,找到怀素,宣读了圣旨。待他将怀素仔细一打量,不禁有些想笑。原来这位被皇上器重的书画家,竟是个身着布衣、脚穿草鞋、貌不惊人的光头和尚,哪里像个能写会画的角色!

  怀素见钦差大臣这种阴阳怪气的样子,心里就明白了几分,本来不愿动笔,又怕违抗圣谕,招来大祸,只得磨了一碗墨,取一张纸铺在地上,稍一运神,提起右脚,在墨碗里蘸了蘸,往纸上勾了半个圈圈。钦差大臣看着这张用脚在纸上画了半个圈圈加上几滴墨汁滴落的“画”,真有些哭笑不得。好在他早已料定怀素是画不出什么名堂的,心里想,反正京城里画家有的是,回去另外买一幅搪塞一下算了。

  钦差大臣回到京城,花了三两纹银买了一幅蛮好看的画,写上“怀素”的名字,就径直进宫复旨去了。

  皇帝接过钦差大臣呈上的画,左端右详,好像宫里已有几幅这样的画。

  钦差大臣以为皇帝喜欢,正暗自得意,就等着犒赏、谢恩了。忽然皇帝眉头一皱,问:“这是哪个画的?”钦差大臣料想皇帝看不出真假,便硬撑着说:“禀万岁,是怀素画的。”皇帝不相信,又追问一声:“真是怀素画的吗?”钦差大臣本就心虚,经皇帝这一追问,吓得面如土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脑壳叩得咚咚响:“万岁恕罪,小人该死……”便一五一十把经过向皇帝禀明了。

  皇帝听了,十分生气:“你好大的胆,私贪了怀素的画不说,还弄虚作假欺骗寡人,实在可恶。限你明早将原画交来,否则当心脑袋。”钦差大臣一听,差点瘫在地上。唉,悔不该把画扔掉了,现在到哪里去找啊!这回怕是真的死得成了。他老泪纵横,唉声叹气,跌跌撞撞地回到家里,正碰上那几个轿夫出来。轿夫们见钦差大人这失魂落魄的样子,都吃了一惊,还以为他一路上受了风寒,得了什么急病,忙上前请安。钦差大臣告诉他们说:“我病没有,就是命没了!”轿夫们再一问,才知道是为了怀素那张画。有一个轿夫笑着说:“我道是什么事情,大人要那张画还不容易?”“此话怎讲?”“容易得很!”“那画现在哪里?”“在轿杠里。”

  轿夫告诉钦差大臣,他扔的那张画,被自己偷偷拣起藏在轿杠里,想带回家给老婆剪鞋样子。钦差大臣念了声“阿弥陀佛”,要轿夫赶快将画取来。

  掌灯时分,钦差大臣急匆匆捧着那幅画去见皇帝。皇帝将画打开,哎,你说怪不怪,皇宫里顿时洁白如昼,四壁生辉,所有的宫灯都黯然失色。钦差大臣仔细再看时,那纸上已不是半个圈圈,而是一轮浑圆的皓月。滴落纸上的墨点也变成了颗颗灿烂的繁星。

  原来,那天正是旧历十五日的晚上。

  钦差大臣得救了。

  当画赎画

  蒲伟  搜集整理

  怀素和尚蛮穷的,穷得叮当响。怀素和尚脾气蛮倔的,从不愿和官府、财主们打交道。不然,只要他开句口,官府和财主们就会把银子送上门来。再不然写几个字,画点什么丢出去卖也会抵得好多钱嘛。你晓得?人家用抬盒送来财礼求他写,求他画,他都不肯哩,还讲拿字画去卖?

  有一回,从远道来了一个蛮好的朋友,这下怀素硬是作了难,拿什么款待朋友呢?真是俗话说的“文钱逼死英雄汉”。他左思右想没办法,逼得只有去当画。怀素取了张纸,画了个圈圈,写上名字,盖上朱砂印章,叫徒弟拿到永州街上一家大当铺去当。

  这家当铺老板姓何,是个识得宝的角色。你想,他若识不得宝,还敢开这么大字号的当铺?何老板从徒弟手里接过画卷打开一看,原来是怀素的手笔,他惊得嘴巴好久合不拢来。忙问徒弟:“当好多钱?”徒弟说:“一百两。”何老板心想,怀素和尚这回恐怕是穷到底了,不然哪肯出此下策。何老板眼珠子转了几转,对徒弟说:“好,看在怀素大师的面子,我再加一百两。”

  你道何老板为何愿加一百两?他当然有他的盘算,怀素是个穷和尚,当的银子越多,这画就越难赎回去,期限一过,这幅画不就是他的了?莫说二百两,只要标个价,千把两人家抢都抢不赢。何老板说着,打开银柜,取出四封五十两一封的银子交给徒弟。徒弟摇摇手说:“师父吩咐只当一百两,我不敢违师命。”何老板没法,只好给一百两银子,开了一百两的当票,打发徒弟走了。徒弟拿着银子和当票回来,把经过说给师父听,怀素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隔了半个月,怀素取了一百两银子和当票,叫徒弟把画赎回来。怀素吩咐徒弟说:“你千万要当面打开看一看,看是不是原来的样子。”徒弟来到当铺,交上银子和当票,店伙计把画取来,徒弟打开一看,连连摇头说:“不对,不对,我师父那幅是一个大圈圈,这幅是小弯弯。”伙计也吓了一跳,仔细一看,稳住了神,指着印章对徒弟说:“是这幅,不会错。你看这不是怀素师父的印章吗?”徒弟见印章确实是师父的,但不是师父的画,于是双方争吵起来。何老板闻讯,从内屋出来,看了这幅画也着实吃惊不小。但何老板到底是个里手,他看了当票的日子,悟出了这里面的奥妙。连忙赔笑着对徒弟说:“实在对不起,请少师父回禀怀素大师,说小店这几天因为盘点,货物放得太乱,一下清不出来。到对月那天再来赎取,保证原画奉还,决不食言。这一个月的利钱嘛,小店也就免收了,特向大师道歉。”等徒弟离开店门,伙计问何老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何老板问伙计:“今天是什么日子?”“七月初三。”“当画那天是什么日子?”“六月十五。”“着哇,有道是十五十六月团圆。今天初三,那就是娥眉月了。”伙计听了,连声称奇。

  话说徒弟空手回来,将详情禀告师父,怀素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好个势利的何老板,也算你识得货。”

  七月十五那天,徒弟又去赎画。果然还是原来那个大圈圈,一丝不缺。徒弟高兴地把画赎走了。这里何老板却捶了一顿子心口。是何老板心痛赔了一月的利钱吗?不是的,何老板虽然讲了不要这个月的利钱,但怀素如何会领你何老板的这份情?何老板心痛的是想不到怀素这个穷和尚居然拿得出一百两银子把画赎了回去。眼看到手的钱财又落空了,白白欢喜了一场。

  那么怀素这银子又是从哪来的呢?原来是那天来访的朋友晓得怀素穷,特意解囊相赠的。

  饮汤成仙

  陈小丁  搜集整理

  永州高山寺的庙里有个和尚师父带了几个徒弟,其中一个叫怀素。怀素非常尊敬他的师父,师父也蛮喜欢这个勤快好学的小徒弟。

  寺庙有个规矩,师父喜欢的徒弟,每天早上在打钟前要挑一百担水供寺里用。怀素是师父最喜欢的徒弟,自然要怀素挑。说也奇怪,别的和尚每天四点钟起床挑水,挑到寺里打钟时只能完成一半的数,而怀素每天早上挑完水后,还可到离永州百多里的祁阳去买豆腐,回到寺里才听见打钟。

  开始师父只觉得怀素勤快,但其他的师兄们都觉得奇怪,议论纷纷。师父就问怀素,怀素叩头后把经过都讲了。原来他开始挑水时也完成不了担数,每天半夜起床才能勉强完成。可是过了没好久,有一天他去挑水时,一个穿红肚兜的小孩从水井里出来跟他生孽(即玩耍),怀素跟他说不要吵了,完成不了挑水任务师父会打我的。小孩说不要紧,寺里的水缸已经满了。小孩闹一阵后就一溜烟到井底去了。怀素回家一看,真的水缸满了,以后天天如此。

  师父知道那是仙童,告诉怀素明天那小孩再来生孽,你用一根丝线一头穿上针,另一头吊个铜钱,把针别到小孩的红肚兜上。第二天怀素遇见小孩,照师父的话做了,拿着铜钱交给师父,师父顺着套铜钱的丝线,走到井边把井挖开一看,当真有一个穿着红肚兜的小孩躺在里面。他们把小孩抱回来,放在锅里熬成汤。师父要怀素守着熬,自己去向好朋友辞别。怀素等了很久,想睡了,又想喝水了,他掀开大鼎锅盖子,用木调羹舀了一调羹汤喝了。

  师父回来已是半夜了,掀开盖子一看,知道怀素喝了汤,这活该是怀素的缘分,干脆要怀素喝完算了。怀素觉得对不起师父,师父不但不怪罪他,还要他一起喝完。怀素连忙向师父叩了三个头,一锅汤全喝完了,怀素感到全身轻飘飘地成仙了。

  怀素成仙以后,不忘师父之恩,每天仍旧到祁阳买豆腐孝敬师父。怀素每天最早到店门口,店老板一开门就看见怀素,怀素要买最早的一锅豆腐。久而久之,店老板觉得奇怪,附近寺庙里的和尚他几乎都认得完,这个和尚是哪里的?明天我要跟他去看看。第二天怀素买了豆腐,店老板跟在怀素的后面一起到了高山寺。他们一到寺门口,钟声响了。怀素转身一看,怎么店老板也跟来了。怀素忙请店老板进寺里吃早饭。老板说:“我还要回店里卖豆腐的。”守门的和尚问店老板:“你从哪里来的?”店老板说:“祁阳来的。”“百多里路你走了几天?”“我随买豆腐的师父来的。”守门的和尚告诉店老板怀素成仙了,怀素忙把店老板送回去。

  以后,店老板经常跟随怀素到寺里来下棋、学书法、学画画。有一年,皇帝向各地招能工画匠,豆腐老板忙把怀素推荐进京。怀素到了京城画画,画了许多山山水水,最后画了一只鸟,没有画眼睛。皇帝忙问怀素:“你为什么不画鸟眼睛?”怀素说:“一画眼睛,鸟就飞走了。”皇帝说:“莫非你是神仙?我不信,你画给我看看。”怀素说:“我正要等你开金口。”怀素画完鸟的眼睛,随鸟一起上天了。


[ 责任编辑:丁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