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永州司马”柳宗元的趣事

发布时间:2019-12-10 09:17:02 来源:零陵发布

  结交秀才

  杨中瑜  搜集整理

  柳宗元在永州是个编外闲官,他最需要的就是广交朋友慰藉寂寞的心灵。因此,他在永州期间与很多朋友有往来,而娄秀才就是比较特殊的一个。

  娄秀才,即娄图南,据说是唐初侍中娄师德的曾孙,他颇有才华。柳宗元《送娄图南秀才游淮南将入道序》中说:“仆未冠,求进士,闻娄君名甚熟。其所为歌诗,传咏都中。”娄虽有“宣风歌德”之才,却不屑仕进。他认为为官者要么结交权贵,倚靠亲戚,要么出身豪门,吃山珍海味,坐宝马名车,以此来获得朋友的欢心,从而相互吹捧,互得利益,要么“坐高门,邀大车”,向权贵卑躬屈膝,“娇笑伪言”。而他认为自己不具备这些条件,于是遍游江南,来往各寺庙间,以求入道之法,过着“居无室宇,出无僮御”的生活。

  柳宗元和娄图南在长安时就已经相识,那时娄图南已经以诗文而闻名于京都。娄图南因为看不惯官场的黑暗,所以不愿参加科举考试。他和柳宗元,一个崇道,一个好佛,相互影响。

  元和七年(812),娄图南途经永州,寓居永州城南二里的开元寺。当时柳宗元心情抑郁,他乡遇故知,他们一个是闲云野鹤云游四方,一个是孤苦伶仃无处倾诉,所以柳宗元常去开元寺与娄图南探讨佛理,聊以自慰。

  柳宗元有个习惯,经常给好朋友写诗文。元和十年秋,柳宗元为了酬赠娄图南,作《酬娄秀才寓居开元寺早秋月夜病中见寄》:“客有故园思,潇湘生夜愁。病依居士室,梦绕羽人丘。味道怜知止,遗名得自求。壁空残月曙,门掩候虫秋。谬委双金重,难征杂佩酬。碧霄无枉路,徒此助离忧。”表面上看来是写娄图南的忧愁情怀,实际上柳宗元也是在抒写自己的“愁思”“离忧”。

  娄图南在永州待了三年,就去淮南了。临走之际,把一些家具家什留给了柳宗元,柳宗元就写了诗歌《酬娄秀才将之淮南见赠之什》和一篇《送娄图南秀才游淮南将入道序》。

  情动刺史

  杨中瑜  搜集整理

  柳宗元在永州期间遇到的几个刺史中,韦宙人很温和,对柳宗元的关照也不少,韦宙是京兆人,观察韦丹之子。元和七年秋,任永州刺史,柳宗元为他写过《代韦永州谢上表》。

  韦宙也很欣赏柳宗元,他早就仰慕柳宗元的文名。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他到永州请柳宗元为他写了谢上表之后,却接到朝廷要他加强对柳宗元行踪监控的密函。

  原来,在韦宙来永州之前,柳宗元写了一篇《捕蛇者说》。由于这篇文章含沙射影,加上柳宗元的文名,问世后被人争相抄阅,早就传到了长安。实权宰相武元衡和宦官俱文珍、刘光琦等人知道后,气得够呛。按照当时惯例,被贬谪的官员不在五刑之列,朝廷不能直接处死柳宗元,所以他们只好下令永州刺史暗中加强监督,以便搜集柳宗元新的犯罪证据。

  中秋之夜,韦宙单独邀柳宗元到府上赏月。吃了一个月饼,喝了几口浓茶之后,韦宙突然很严肃地问柳宗元:“敢问柳司马有几个脑袋啊?”

  柳宗元一听,感觉气氛不对,于是诚惶诚恐地说:“刺史大人难道要取在下首级祭月?”

  韦宙摆手道:“如此明月,说以首级相祭,实在是玷污啊!”

  柳宗元迷惑不解:“那么,大人的意思是……”

  韦宙说:“我的意思很简单,你以后写文章要小心点啦,别那么张扬,一篇《捕蛇者说》吓得朝中百官丧胆,他们来函要我加强监督你呢。”

  柳宗元一听,背上顿时冒汗,他紧张地说:“对不起啊,大人,下官给你添麻烦了。”

  韦宙哈哈大笑:“刚才跟你开玩笑的,你别介意啊。说实话,我们男人就是要活得有尊严有骨气,他们来函是真,但是你尽管凭良知去写,不要怕,只是不要马上把那些锋芒毕露的东西散传出去就是。”

  韦宙的肝胆相照,令柳宗元十分感动。后来,柳宗元继续写出了《段太尉逸事状》《封建论》《三戒》等优秀作品。

  韦宙也关爱百姓,永州干旱,他带领永州官员到七十里外的黄溪祈雨。柳宗元根据所见,写下了《永州八记》之外的另一篇著名游记《游黄溪记》。

  智除大蟒

  袁忠民  搜集整理

  传说很久以前,在古城零陵,每到八月十五中秋节的子夜时分,就有一座天桥从河西那边伸过潇水河面,搭在大西门码头,两盏灯笼把大西门码头照得雪亮,都说人走上这座天桥,就可以上天成仙。于是,每年到了这一天,许多善男信女就沐浴斋戒,梳妆打扮,登上天桥去成仙。

  那一年,柳宗元被贬,来到永州任司马。他走进老百姓中,听到这种传说后,心里很怀疑,哪有这样的怪事,便决定探个究竟。就在这一年的八月十五,柳宗元早早吃了晚饭,来到大西门码头。只见大西门人山人海,好不热闹,男女老少,穿红戴绿,熙熙攘攘,好像赶庙会一般。柳宗元很随和地与百姓们谈着白话,问他们往年上天成仙的人以后有无音讯。百姓说,只见有人上去,却不见哪个下来,也不曾听说哪个有过音讯。这时,明月从东山升起,把个永州城照得像白天一样。说话间,子夜时辰已到,人们向着河西指指点点,柳宗元顺着人们手指的方向一看,只见对河的小山上,一道天桥突然直伸而来,连接在大西门河边,两盏灯笼高挂桥顶,闪闪发光。这时,有些人便踏上桥头,往上面走去。柳宗元伫立一旁,仔细观察,只见连着“天桥”的那一头,是一条大蟒蛇,“天桥”是从蟒蛇的口中伸出来的,肯定是蛇舌,两盏灯笼那是蛇的眼睛了。这哪里是什么“天桥”,分明是这条恶蛇在作孽作怪。他看在眼里,恨在心头,决定要为百姓除掉这一大害。为不惊动恶蛇,他立忙叫随从回法华寺拿来一把大弓箭,对准蟒蛇的亮眼一箭射去。蟒蛇大叫一声,顿时地动山摇,缩回舌头,“天桥”断了。蟒蛇瞎了左眼,伤了右眼,现出原形,滚滚爬爬,逃进了树林。百姓看得真切,这才知道上了当,往日已经“成仙”那些人的亲属,禁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柳宗元知道蟒蛇虽然瞎了一只眼,但还没有死,估计它还会出来求药治眼,便连夜通告了永州城内所有药铺,对前来买药的瞎眼人都要严加注意,只许给它毒药。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上午,一家药铺里走进一个老头,手拄拐杖,蒙了左眼,要买眼药。药铺老板见了,想起柳司马的嘱咐,知道这老头定是那蟒蛇所变,便照着柳司马的话做了。老头拿到药,急忙回到河西的树林里,又赶紧把药往眼睛里抹,这一抹,痛得它满地打滚,把那些碗口粗的树木滚倒一大片,然后逃到一个山洞里去,随即右眼很快也瞎了,不久就死了。

  后来,有人从这个岩洞边路过,老远就闻到一股臭气,直冲鼻孔,原来这是蟒蛇的尸体腐烂了。人们还从这个岩洞里搜出来好多铜扣子银扣子,这是被蟒蛇吃掉的人的衣服上的。不知这蟒蛇吞害了多少人的性命。

  从此以后,永州太平了,百姓们都感激柳司马为民除害的大恩大德。

  妙救穷人

  袁忠民  搜集整理

  传说唐朝时,永州有一种毒蛇,毒气很大,它走到哪里,哪里的草木就会被毒死;人被它咬了,更是难治好。但如果把这种蛇晒干做成药料,又能治许多病症。因此,朝廷降旨,要永州进贡这种蛇,可以抵缴租税,逼得老百姓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去捕捉。

  柳宗元来到永州任司马不久,就听说了这件事情。一天,他走到河西蒋家村,见到一个蒋姓捉蛇的农夫,问起捉蛇的事情时,那姓蒋的农夫禁不住泪水双流。他告诉柳宗元:“我实在是生活所迫,不捉蛇又交不起租税,我家干这行已经祖孙三代了,我祖父是被蛇咬死的,我父亲也是被蛇咬死的。我捉了十二年蛇,整天提心吊胆,不知哪天也会被毒蛇咬死。”

  听完蒋姓农夫的话,柳宗元叹了口气:真是苛政猛于虎啊!如何解救贫苦百姓,减少官税,让百姓安生度日,成了柳宗元的一块心病。

  那年春天,柳宗元来到州府衙内,对府台说:“启禀大人,卑职在河西发现一个风景秀丽、四季花开的游览胜地,特邀大人前去游玩,不知如何?”这府台本是喜好游山玩水的人,便一口答应了。

  这天上午,府台带了随从和柳宗元一同前往。这时正是毒蛇出洞的时候。他们走走看看,不觉来到了蒋家村。柳宗元说:“大人已步行数里,肯定有些口渴,看前面有一茅舍,何不进去歇歇,讨口水喝。”府台答应了。他们走过去。敲开门,一踏进门槛,便看见几条毒蛇高抬着头,吐着细舌,在堂屋里窜来窜去。府台见了,吓得浑身发抖,嗷嗷直叫,脚一软,瘫在地上。这时,一条蛇窜上去,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这府台大人喊得更凶:“救命啊,救命啊。”那些随从也都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呆立在一旁。

  这时,一个农夫从外头走了进来,见府台大人在地上打滚,却是站着不动。随从们赶快央求农夫抢救。柳宗元也在一旁央求:“劳驾农夫,若能救得府台大人,当有重赏。”农夫说:“抢救可以,重赏不要,只要依我一条。”府台一听有救,好像找到了救命稻草,赶忙结结巴巴地说:“只要能救性命,莫说一条,就是十条八条我也会答应。”

  “此话当真?”

  “决不反悔。”

  那农夫见府台答应了自己的条件,就赶紧抓住时机,趁热打铁说:“那好。我的要求蛮简单,只求大人减少点税捐。”府台为了救命,哪还顾得上其他,只好不停地点头应允“要得要得”。于是,农夫不慌不忙地取出蛇药,故意做了些手脚,在府台颈上抚弄了一会,喷一口水,说声“好”,便扶府台坐了起来。府台一点事都没有了。

  府台大人对那农夫自然是千恩万谢,好话讲了几箩筐。

  你晓得这是怎么回事吗?原来,这是柳宗元想出来的计策:毒蛇,是敲掉了毒牙的蛇;农夫,就是那个姓蒋的农夫。

  府台大人还算讲信用,给老百姓减轻了一点税捐。

  正气压邪

  屈永清  搜集整理

  唐朝的柳宗元与一个叫王叔文的相爷辅助顺宗皇帝搞改革,想把朝廷的事情办好。谁知俱文珍、刘光琦等几个太监搞阴谋,扶助皇子李纯夺了老皇帝的皇位。他们痛恨柳宗元这伙人,把柳宗元等十个人赶出朝廷,贬到山蛮之地当一些有名无实的小官。

  柳宗元本来文才出众,在朝廷也有些名气,加上人又正派,当时只把他充到邵州,担任刺史。柳宗元接到圣旨,不敢怠慢,陪着母亲卢太夫人和弟弟宗直等一班亲人,日夜兼程,到得衡阳界。谁知朝廷专权的太监不肯轻饶,还在小皇帝面前搬弄是非,又将柳宗元改贬为永州司马。话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柳宗元只得改道永州,心中好不烦闷。

  他们一路上虽无藤棍执事那些排场,但也还不失官家气派。一天,来到祁阳、永州交界之处的孟公山时,突然乌云蔽日,狂风怒吼,把轿顶都刮到半天云里去了。柳大人好生奇怪:明明是大好晴天,怎会如此大的变化?他下令停轿,唤来弟弟宗直,要他查明是何缘故。柳宗直去了片刻,向当地百姓问清了情由。

  原来汉朝的时候这里有一个姓孟的亭长老头,因犯了王法,就地正法了。这孟老头生前是个烂仔,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死后冤魂便直冲到皇上的金銮宝殿,搞得皇上坐卧不安,不得不给他平反昭雪,还封孟老头为“孟公”。孟老头这下更不得了啦,作威作福,危害乡里,就连文武百官由此处经过时也要下轿下马,不然的话,莫说刮去你的轿顶,就连轿中马上的文武官员也要刮到半天上去。宗直如实禀知柳大人,柳大人一听恼上加恼,立即吩咐宗直传话下去:我虽被贬下郡,仍是朝廷命官,一个官不及品的亭长,竟敢如此放肆,真是“混账东西”。说罢,下令起轿。说也奇怪,这里立时烟消云散,轿顶仍落回原处,柳宗元安然无恙地往永州进发。

  当地老百姓把这件事声张出去后,大家就再也不信孟公,都叫他“混账老爷”,把这山也喊成“混账山”了。

  巧改溪名

  汪祚柏  搜集整理

  零陵城西的潇水河对岸,有一条终年不断流的小溪,名叫“愚溪”。在溪水注入潇水的地方,有一座拱桥,名叫“愚溪桥”。从小溪流出来的水,不仅碧绿如洗,连溪里的石头也是洁白的。因此,成为永州的名胜之一。

  可是在唐朝以前,这里不叫“愚溪”,而叫“染溪”(或称“冉溪”)。流出来的水不是清的而是黑的,溪里的石头也是奇形怪状,不惹人喜爱。

  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呢?据说这里有个故事。柳宗元因为参加政治改革,触犯了朝廷权贵,被贬为永州员外司马。唐朝的司马本来是小小的地方官,加上又是“员外”,更是有职无权,没得什么事情可做,柳宗元因此郁郁寡欢。不过,他虽然降了职,贬了官,但立志改革政治的决心未变。来到永州,在游山玩水、吟诗作文之外,他还经常访问民间疾苦,给老百姓出了很多兴利除弊的主意,做了不少好事。永州的百姓都很尊敬他,称他为“柳子”。

  有一天,柳宗元携带夫人,并且邀了几个在永州新交的朋友,在城内最高的法华寺西亭下饮酒谈心。忽见对面城西潇水河边的小溪中,涌出一股又黑又臭的水,黑水流进潇水,把碧绿的潇水搅得浑浊不堪。酷爱山水的柳宗元禁不住长叹一声:“唉,好一河碧绿的潇水,竟被一股小小的黑色流水搅浑了。可惜,可惜。”说罢,他放下酒杯,站起来向座中的朋友们拱拱手,又从壁上取下佩剑,然后转身向门口走去,柳夫人挡住了他。

  夫人问他到哪里去,他指着那股黑色流水说:“你看,那股黑水,不知是从哪里流下来的,它既不能洗衣,更不能煮饭,这且不说,还把清清的潇水搅浑了,怎不叫人痛心!我想去探清原因,把它改变过来。”

  夫人说:“如此甚好,但愿官人多加保重。”

  于是,柳宗元来到河边,雇船渡过潇水,沿着弯弯曲曲的小溪往上走。他翻山越岭,披荆斩棘,跨龙角井,过许家桥,上喇叭山,爬戴花山,经小桃源,奔大古源,走了一百多里,才到达溪水的源头。经过仔细查看研究,终于弄清了形成黑水的原因。他为了改造黑流,把夫人也接来了,在溪边选了一块开阔地,砍除了茅草,打算搭个草棚,把家安在这里。

  正在他们搭棚的时候,迎面来了一位白发银须的老人。老人笑哈哈地问柳宗元:“年轻人,你为什么不住在城里,却到这荒郊野外住茅棚?”柳宗元听了,也哈哈大笑说:“你看,这里有青松翠柏,有奇山怪石,还有愚溪的潺潺流水,城里哪有这样好的地方呀!”

  老人惊奇地说:“这小溪因为水是黑的,自古以来都叫‘染溪’,后来有个姓冉的住在这里,所以又称‘冉溪’。您为什么叫它‘愚溪’呢?”

  “老人家你有所不知,想我柳宗元因‘愚’而犯罪,被贬来永州,无力整理朝纲,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只好学那愚公,改造山河。所以就把它叫‘愚溪’。”

  老人听了,竖起大拇指连声称赞说:“好好好,有志气,改染溪为清溪,为民造福,我也要助你一臂之力。”说罢飘然而去,不见了踪影。

  柳宗元搭好了茅棚,叫夫人取来纸笔,把治理染溪的事情写成告示,抄了几份,派人在溪两岸的村庄、路口张贴。老百姓见了,一传十、十传百,没几天工夫方圆几百里地方都知道了。他们欢天喜地,笑逐颜开,推举出自己的头人领着乡民,按照柳宗元的指点,开始治理染溪。

  治理染溪要在三十六座山边,筑起七十二座大坝。柳宗元天天在坝上巡视,看见大坝一座座筑成,他心里十分快乐。当大坝筑到许家桥附近时,老百姓兴高采烈,敲锣打鼓放鞭炮,欢天喜地来庆祝。正在这时,忽然狂风大作,乌云四起,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山洪暴发,溪水猛涨,把大鼓也冲跑了。

  没过多久,乌云散了,雨也停了,人们便沿着溪边去寻找大鼓,只见大鼓还在溪水中漂流,它所过之处,河道窄的变宽,宽的变窄;河床深的变浅,浅的变深;河中的石头和暗礁,也被大鼓压成了细沙和泡沫,流入潇水河里去了。柳宗元十分惊异,他深思了许久,突然想起那位白发银须的老人说的“助一臂之力”,于是对大家说:“至诚能感动天地,这是神人暗中相助呀!”

  从此以后,染溪的水变清了,连溪里的石头也是洁白的。后来老百姓就编了首民谣:

  染溪变成玉石港,弯弯溪水清又甜;

  洗衣煮饭有好水,潺潺流来柳子泉。

  一千多年来,人们为了感念柳宗元的功德,一直把这个小溪叫作“愚溪”。

  怒镇火鸟

  汪祚柏  搜集整理

  永州大西门左侧的城墙边,有一座小巧玲珑的宝塔,叫作“毕方塔”,又名“火鸟塔”(中国古代传说中毕方鸟为火灾之兆)。相传,塔下压着一只煽风点火的怪鸟毕方。

  这怪鸟是怎样被压在宝塔底下的呢?说来有一段令人惊讶的故事。唐朝以前,每到大雁南飞、草木枯黄的秋冬季节,永州城里经常发生火灾,起火的原因也很奇怪,既不是坏人有意纵火,也不是小孩玩火成灾。火灾多的时候,一天竟发生五六起。大街小巷常常可以看到火灾留下的痕迹、造成的灾难:被烧毁的房子,残留着几截枯焦的木条、几堆零碎的砖瓦。受灾者白日流落街头,讨吃要饭,夜里蜷缩檐下,挤成一团,互相温暖御寒。碰上夜晚起火,来不及逃避的,活活葬身火海,烧剩下的尸体惨不忍睹。柳宗元来到永州,住在人烟稀少的地方,也一连遭受了四次火灾。他住在龙兴寺的那年,一天深夜,突然被熊熊大火惊醒,他赶紧爬起床来,夺门而出,刚刚出门,大火就吞没了他的住室。他吐吐舌头,惊叫:“好险,好险,几乎丢了性命!”

  左右邻居都为他担心,建议他搬到安全的地方去住。他便由龙兴寺迁到了东山上的法华寺寄居。柳宗元遭了灾,受了惊以后,更同情和怜悯那些受灾受难的穷苦百姓。决心要弄清这煽风点火的怪物,设法制服它,消灭它,为民除害。他一面深入大街小巷,询问有关火鸟的情况;一面派遣人员,昼夜轮班观察,自己也时时留心。

  没多久,便弄了个水落石出。

  原来,有一种鸟,头像雄鸡,颈像仙鹤,身像企鹅,它口一张,便喷出一团烈火;翅一拍,烈火便会蔓延开来。这种怪鸟,常常在城内展翅乱飞,火灾就是它造成的。

  火鸟不除,火灾难免。柳宗元亲自拉弓搭箭,他等呀,等呀,一连等了三天三夜,终于发现了一只火鸟,从北方的天空飞来。他轻舒猿臂,拉满弓弦,将箭对准火鸟,跟着火鸟移动。火鸟越飞越近了:一百丈……五十丈……三十丈……二十丈……只听得“嗖”的一声,箭离弦而去。柳宗元的两只眼睛紧紧盯着离弦的箭,恨不能给它增加千钧之力。可惜他是个文官,终究气力有限,箭还未接近火鸟,就开始往下坠落。这时,火鸟尖叫一声,口喷烈火,扇翅疾飞,又造成了一次火灾。幸好百姓早有准备,救火迅速,才没有酿成大的灾害。

  “不除火鸟,誓不罢休!”从此以后,柳宗元每天清早就起床练武,通过爬杆、举重、挽弓,终于增强了臂力。他拿弓箭试了试,射程较前增加一倍,遗憾的是眼法不够准,莫说百步穿杨,连五十步内都没有十分把握。他转念一想:那火鸟看来是个妖物,必定害怕正气,我来个文武结合,以己之长,克敌之短,或许能够达到目的。于是,他就以浩然正气注入笔墨,写了一篇《逐毕方文》,卷缚在箭杆上,又去等候火鸟的到来。等了七天七夜,火鸟一声长鸣,从河对面飞过来,刚飞到永州城的上空,柳宗元就放了箭,这一箭射高了,又没命中。柳宗元正要叫“可惜”,忽见箭簇向下,射在火鸟的背上。那火鸟惨叫一声,掉下地来,挣扎了片刻,就不动弹了。柳宗元走向前去,仔细察看了一番,发现它肚皮毛上有两行小字:“煽风点火,法力无边。起死回生,只需七天。”

  柳宗元愤愤地说:“我要叫你永世不得复生!”说罢,叫随从背来一口铁锅,将火鸟罩得严严实实。后来,群众又纷纷捐献银钱,修起了一座毕方塔,将铁锅和火鸟压在塔底,从此再也看不到火鸟的幽灵了。

  以后,每逢农历六月二十三日,老百姓都到塔前烧香化纸,念诵《逐毕方文》,来感念柳宗元的功德。

  愚溪射妖

  屈永清  搜集整理

  永州冉溪,把河西分成两岸,百姓过往甚感不便。多少年来,白天修好一座桥,过一夜就不见了。

  柳司马很是纳闷。他就立在城垛上观察。一天半夜,忽然见到潇水河边有一个妙龄少女,“扑通”一声潜入水中,一下子河水波浪汹涌,河中一条大鱼张开大口,吐出一条银色白练,直奔桥而去,那桥便渐渐缩小,随着白练流入鱼口,那女子然后一跃出水,向柳林走去。柳大人看得真切,可惜未带箭来。

  第二天,他又劝谕乡亲,再次把石桥修好。柳大人晚上佩上弓箭,在城楼上守候着。将到三更,这鱼妖又出现了,柳大人生怕射了民间女子,只有等它吞桥时再射。只见那桥又逐渐缩小,柳大人急忙搭上弓箭瞄准,“嗖”的一声,正好射中鱼头,可惜桥已被吞进了一拱,但这鱼头也化成了石头,因此乡亲们就把这桥叫作“鱼吃桥”。每逢十五月夜星光灿烂时,人们还能从鱼头腮板上看到被吞进的那一拱桥。特别是每年八月十五晚上月光皎洁时,桥的三拱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至今柳子庙耍龙灯时,总有二三个人扛着一盏大鱼灯走在龙灯的前面。

  中秋过年

  唐曾孝  搜集整理

  柳宗元被贬到永州府当司马,巧施妙计,杀死蟒蛇精,为民除了一大害。不幸霍乱、伤寒又流传开来,危害黎民生命。众百姓心急火燎,日夜盼望出来个能人,尽早把这两个瘟神赶跑。

  一个月黑的夜晚,一位渔民撑着船从愚溪桥下驶过,忽见桥上有两个黑影晃动。其中一个又长又瘦的黑影拍着那个又矮又细的黑影的肩膀说:“老弟,你在永州还打算待多久?”

  那矮细的黑影答道:“新年前非走不可。”

  “为何?”

  “到那时,家家户户清尘扫积,张灯结彩,我们哪有藏身之处?”

  “哦……”

  那渔民伸长脖子,睁大眼睛,偷偷瞄瞄,只见那瘦长的黑影黄皮寡肉,龇牙咧嘴,那矮细的黑影头顶光秃,满身血光。渔民大吃一惊:这不就是祸害百姓的霍乱瘟神和伤寒瘟神吗?他赶忙把船悄悄地摇到桥下藏匿起来,想听听他们还要说些什么。

  只见那伤寒瘟神问:“老兄,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霍乱瘟神答:“我也要到新年再走。”

  “哈哈,那好,我们南天门打伞,一路同行。”

  “唉,你莫喜早了,只怕那穿红袍的要赶我们走。”

  “你是说柳司马?”

  “是呀,他杀死了蟒蛇精……”

  “别怕,他奈何不了我们的。只要我们有藏身之处,赖也要赖到新年才走!”

  两个瘟神边说边走,一下子就不见了。

  次日,渔民赶忙跑到知府衙门诉说此事。刺史听了,闷闷不乐:目下离新年还有五个月之久,全永州府还得要死多少人呀!可是对柳司马这个朝廷贬下来的官,他素来是看不起的,所以也不想和柳公商量。他一个人在房子里边走边想,心头忽地生上一计。连忙吩咐衙役请来三十三个道士,大做道场,敲敲打打,足足闹了九天九夜,满以为这样可以把瘟神送走。谁知十天过去了,不见成效;半个月过去了,依然如故;二十天过去了,百姓还是成批死亡,连刺史自己也躺倒在床上了。

  此时,那渔民在愚溪桥下的所见所闻已在百姓中传开了,大家纷纷来到知府衙门请愿,请柳司马出面驱除瘟神,刺史只得请来柳司马商议。

  柳司马来到知府衙门,便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定下了一条妙计。

  次日,正逢八月十五日,永州府全城上下,官吏百姓,统统出动,清污涤垢,张灯结彩。柳司马还穿着红袍亲自在各条街巷察看,有时街巷因死人太多,人手不够,柳司马便扎衣挽袖,与百姓一齐动手。

  事有凑巧,柳司马干得正起劲,家人慌慌张张跑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柳公,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事把你慌成这般模样?”柳司马问。

  “家中失火,柳公快回!”家人拖住柳司马的衣袍。

  柳司马一听,也焦急起来,忙问:“老夫人怎样了?”

  “老夫人尚好,只是家什……”

  “哦”,柳司马松了一口气,“只要人在,烧点东西,也就罢了。”便吩咐家人回去打点,自己提着扫把又帮一些孤寡老人清扫起来。

  忙了一天,全城上下街清院洁,焕然一新。入夜,各家各户又张灯结彩,喜贴春联。只听爆竹声中,人声鼎沸,好一派迎新送旧的景象!

  霍乱瘟神和伤寒瘟神看到这般阵势,慌了手脚。但心中有些犯疑,难道这么快就到新年了?便扮成百姓模样进城打听,只听人人都说“恭喜恭喜,过新年了”。

  二瘟神仍不放心,来到偏僻的千秋岭,暗访不懂事的小孩儿,只听一个六岁的小孩正在门前放鞭炮,口里唱道:

  “哥哥穿新衣,妹妹穿新袄。

  鞭炮噼噼啪,过年好热闹。”

  听到这儿歌,二瘟神觉得“茄子不开虚花,小孩不讲假话”,相信新年果真到了。加上此时到处都清扫得干干净净,二瘟神已无藏身之处,只得灰溜溜地跑了。

  瘟神一走,瘟疫也就扑灭了。人们为此编了一首歌谣:

  柳公巧计驱瘟神,瘟神无处可藏身。八月十五过新年,黎民百姓得安宁。从此,永州府每年八月十五日全城出动扫庭院,清污垢,放鞭炮,结彩灯,就像过新年一样热闹。

  “严惩”盐贩

  蒲伟  搜集整理

  一天,衙役们捉拿到了两个卖食盐的农民。因为那时的食盐是不准私人贩卖的。在送往官府的路上,有个农民逃跑了,衙役只得将剩下的一个送到柳宗元那里去,农民吓得全身发抖。

  柳宗元问:“你知道贩卖食盐是犯法的吗?”

  “知道。”

  “既然知道,为何要犯?哪来的本钱去挑盐?”

  “小的实在穷得没法,听说挑盐卖赚钱。我是卖了半边屋子挑盐卖的。”

  “你的同伙逃跑了,你为什么不逃跑?”

  “小的不敢。”

  柳宗元故意看了看农民的脚:“什么不敢,你分明是脚有毛病逃不得,不然你也早逃跑了。”

  “不,不,小的两脚好好的,没有毛病。”农民急忙分辩。

  “大胆,你敢狡辩,今天我要严惩你一下,给我转过身去,往前跑。”

  农民不敢违抗,真的转过身往前跑起来。但是老实的农民不到门口便停下了。

  柳宗元问:“你为什么不跑了?”

  “小的不敢。”

  柳宗元想了一下,叫衙役把盐挑过来。

  柳宗元将惊堂木一拍:“好,现在我要你挑上这担盐跑。把盐挑起。”

  农民只好把盐挑起。

  柳宗元装作发怒说:“如果你挑起这担盐,能跑得快,又跑得远,你就没有欺骗我,我就恕你无罪,不然我要你坐大牢。”接着又是“呯”地一拍惊堂木:“跑,快跑!”

  农民被惊堂木吓了一跳,挑起盐飞快地跑起来。眼看跑出衙门,跑到街上去了,衙役想出去追,被柳宗元止住:“算了吧,你们看他卖了屋子去挑盐,也实在是没有办法。这两个辛苦钱赚得也是不容易的。”

  诉文镇怪

  陈雁谷  搜集整理

  相传永州河西一带水里有一个怪物,样子像龙,有四只脚,却不是龙,龙头上有角,它没有角;龙的神通广大,能呼云唤雨,把干枯的禾苗救活,使枯黄的菜叶转青。这个怪物神通广大,能呼风唤雨,但它却从不为老百姓做好事,尽做害人的事。

  在唐朝时,有一年天大旱,城里没水,河里也干得尽现沙滩。永州城里的人,只好到南门洲子潇水河的西岸朝阳岩一带挑水吃。当时,有一个名叫唐登的官人,原在永州官府衙门做事,傍晚来到河西清流水边,想洗一个澡,哪里知道一脱衣裤跳进水里,就沉了下去。原来他被那个怪物拖到水底,用密密麻麻的长丐丝草把他的手脚缠住,活活地淹死了。第二天,尸体才浮上来。柳宗元听到这种伤害人命的事,非常恼火,他立即拿起笔来写了一通诉文,投到河里,向山川神灵告状,要山川神灵为黎民百姓做主,别再纵容这个怪物来害老百姓了。

  柳宗元这通诉文,漂流到了滴水岩望夫石下,传到湘夫人手里。湘夫人知道柳宗元是个正直的清官,接受了他的诉告,马上叫众山川之神围捕那个坏家伙。坏家伙一下子被众多的神兵神将四面八方包围,走投无路,便拿出看家本事,呼风唤雨,向天空飞去。谁知玉皇大帝早已得到湘夫人的报告,命令天兵把守了云雨关。结果,它云也驾不动,雨也呼不来,就从半空中掉到潇水河里。

  “哎呀,这如何是好?”怪物慌慌张张蹿出水面,睁开两只红丝抱珠的眼睛,向四周一扫,“嗬,有了。”原来,它看见面前有一块云彩荡漾的蓝天,它赶紧使劲向上一跃,连头带尾钻进朝阳岩的“半壁天”中,伏在那里,至今还不敢出来。

  如今,朝阳岩流香洞“半壁天”穹窿顶上,还可以看到一条龙不像龙、蛇不像蛇、没头没尾、弯弯曲曲挤在石缝里的怪物。

  为仆掩尸

  唐振明  搜集整理

  柳宗元在永州时有个役夫叫张进。这个张进为人老实忠厚,成天手脚不停,屋里屋外,料理得一清二楚,还帮柳宗元种花种树。柳宗元蛮器重张进,张进一直跟随在柳宗元身边。

  张进无妻无室,只有一个堂兄弟。他五十岁那年,得了一场重病,很久都没有诊好,他怕拖累柳大人,就叫堂兄弟把他接回去,没过多久就一命呜呼了。堂兄弟把他的尸体埋在永州城内的东山脚下。

  这时,柳宗元正好接到皇上圣谕,调他回长安。柳宗元在永州住了十年,认得很多人,临行前难免要去辞别一番,还特意去张进的坟墓辞行。当他来到坟前时,想起张进忠心耿耿,跟随自己多年,名义上虽是主仆,实际上如手足,心里好不难过,折了几枝树枝,插在张进坟墓的周围。

  这天半夜,柳宗元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看见张进全身透湿,来到跟前倒身下拜,一边哭,一边讲:“谢柳大人大恩大德,生前承蒙厚爱,死后还为我植树垒坟。柳大人眼下就要走了,恕我张进不能为你送行。因为我已污秽天地,没脸见你老人家了。”

  柳宗元一觉醒来,觉得奇怪,只听得窗外暴雨狂风,闹个不停。第二天清早,柳宗元爬起来,也没漱洗,就来到东山脚下,发现张进的尸体被暴发的山洪冲了出来,半埋在泥土窝里。柳宗元连忙回到住处,请来几个人,亲自动手,把张进的尸体重新收殓埋好,还在坟墓周围开了水沟,免得再被洪水冲涮。

  柳宗元第二天就要动身,这晚他睡得很晚,一睡下去张进又来到床前,再三作揖磕头:“张进感谢大人再殓之恩,小人虽不能再生服侍大人,阴间也要跟随大人左右,报效大人。”说罢高高兴兴地走了。

  听说柳宗元以后的生活起居都蛮顺当,这恐怕和张进的阴魂有关。

  龙兴种桂

  唐振明  搜集整理

  听说以前永州没有桂花树,如今的桂花是柳司马引进来的。

  柳司马住在永州城南高丘龙兴寺脚下时,闲来无事,总喜欢到寺里走走。寺里有几个老和尚的学识很渊博,柳司马很尊重他们,他们也蛮尊重柳司马。一见面就是谈古道今,吟诗会文,亲密得很。

  一天,一个姓何的老和尚邀柳司马到南岳游览,柳司马当然很赞成。他们打点行李,选个好日子就出发了。

  到了南岳,老方丈亲自接见他们二位,并陪同他们遍游了南岳的山水寺院。柳司马感到心里从来没有这样舒畅过。他在游览时,对南岳山上的一草一木都蛮感兴趣,特别是有一种桂花树,树干挺拔矫健,树叶厚实碧绿,米黄色的花朵虽然很小,但是很繁茂,一簇一簇地巴满了每个朵头,非常好看,释放出来的那股清香,更是讲不出的味道,好闻得很。

  二人在南岳玩了几天,要回永州了,老方丈钦佩柳司马的为人和文才,心里舍不得,留又留不住,便拿出许多本地的珍奇特产相赠。柳司马一样也没有要,只是向老方丈要了十来蔸桂花树苗。原来柳司马心里早有打算,要把桂花树移植到永州,把永州装点得更加漂亮。

  柳司马把带回来的桂花树在龙兴寺的天井边种了两蔸,其余的种在住宅周围。柳司马还特地为种桂花树写了一首诗《自衡阳移桂十余本植零陵所住精舍》。以后每年秋天桂花开放的时节,龙兴寺周围便一片幽雅的清香。

  永州人都蛮喜欢这种树,便到处移植。后来永州一些寺庙的天井边都种有桂花,那是仿效和纪念柳司马的。龙兴寺所在的那座高丘原来没有名字,后人为赞颂柳宗元带来这飘香千秋之桂花的功绩,便将高丘取名叫“千秋岭”。

  “篓子先生”

  蒲伟  搜集整理

  永州人都晓得永州河西有条“篓子街”,篓子街有座“篓子庙”,篓子庙里有个“篓子菩萨”,这篓子菩萨是“篓子先生”的金身。但是,“篓子先生”又是哪个呢?好多人就不晓得了。其实,他就是柳宗元。柳宗元初到永州当司马时,看到这里山好水好,田好地好,但老百姓的日子却过得不好,身上穿的不见纱,嘴里吃的是用谷子磨成粉末和水熬成的擂渣。好多人荒着阳春不种,却背着竹笼子去捉蛇。柳宗元问当官的是怎么回事,当官的苦笑着劝他:自己有吃有穿就得了,老百姓的事哪管得那么多!

  柳宗元去问老百姓,老百姓更是句话不说。一来老百姓恨死了当官的,二来柳宗元是山西人,口音不同,怕惹出什么是非来,所以一见柳宗元就躲开。

  柳宗元碰了几回钉子,想了一个主意。永州茶子树多,出产茶油,经常有外头的油贩子来来往往。柳宗元便装成油贩子的模样,挑担油篓子,不带随从,一个人到乡里去。这个办法蛮灵,没有好久,柳宗元和老百姓就混熟了,百姓们一看见他,就请他到屋里坐,舀水给他喝,碰到晌午时刻还留他喝擂渣。老百姓觉得这个油贩子蛮和气,体贴人,所以什么话都和他谈。

  因为柳宗元总挑着担油篓子走村串户,搞熟了,老百姓到反不好问他的尊姓大名,便称他“篓子先生”。

  以后老百姓听说“篓子先生”镇住了火鸟,平息了火灾;“篓子先生”为民请愿,减轻了租税;“篓子先生”射死了大蟒,救了好多人的命。“篓子先生”为老百姓做了好多事,于是“篓子先生”的大名便在永州传开了,见过他的人说:“我起先就看出他是个好人。”没见过他的也总想看看“篓子先生”是什么样子。

  元和十年(815)正月,四乡的好多老百姓照例到城里看热闹,进得城来,城里却是冷冷清清,没得龙灯狮子,没得蚌壳鱼精。乡里人问城里人出了什么事?城里人说:“柳司马要走了,要回长安去了。”乡里人说:“什么司马司牛,他走他的,关我们什么事,过年过节,龙灯狮子也不耍了?”城里人说:“这样好的官要走了哪个还有心思耍龙灯。”乡里人哼了一声:“自古乌鸦一般黑,当官的就没有一个好的。”城里人说:“你们真不讲良心,柳司马替我们办了那么多好事,你们一点都不领情?”城里人便把柳宗元做过的好事一桩桩一件件数出来。乡里人一听,惊得嘴巴张开,眼睛鼓起:“哦,你讲的柳司马,是不是那个篓子先生?”“不是他是哪个?”

  乡里人这才晓得,原来篓子先生就是柳司马。乡里人怪城里人不讲清楚,城里人笑乡里人连柳司马都不晓得,两边差点吵起来。

  乡里百姓们听说篓子先生要走了,哪个舍得哟!柳宗元动身的那天,四乡好多百姓半夜起身,赶到城里来给他送行,送行的人排了几里远。

  百姓们很怀念柳宗元,把他住过的那条街改名叫“柳子街”,以后又在柳子街建起了一座柳子庙,塑了柳宗元的金身,每年古历七月十三日柳宗元的生日和十月初五柳宗元死的那天,都要唱大戏祝寿和祭祀。

  因为“柳”和“篓”字的音差不多,老百姓喊顺口了,改不过来。直到现在好多人还是把“柳子街”喊作“篓子街”,把“柳子庙”喊作“篓子庙”,把“柳子菩萨”喊作“篓子菩萨”,把“柳子先生”喊作“篓子先生”的。


[ 责任编辑:丁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