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回家乡去看井

发布时间:2019-12-19 09:26:20 来源:零陵新闻网

  我接到家乡陈支书的电话,邀我回家乡去看井。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是不是我听错了?陈支书明明知道的,几个月前,我回家乡把村里的新井都看过了,怎么又邀我看井呢?

  上次看井,甚以欣慰,仿佛就在昨天。记得在返回的路上,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竟然慨叹了一路……

  那一口口新井,遍布于家乡十三个自然村组的各家各户。每口新井,都用水泥盖板密封着。乍一看,好像是窑藏着的一坛坛美酒。井水仍然藏于地下,丝毫不与外界接触,不但一尘不染,甚至连外部空气都很难浸润其中;不难想像,井里的水是何等的干净、清爽。人们要用水的时候,只需轻轻一拧水龙头,井里的水便带着欢呼的花腔从水管里喷出来。大冬天抽出来的水,热气蒸腾,温馨漫溢。我曾经用手试过水温,水像加过温一样,就是冬季里人们洗嗽时常用的温度。和城里的自来水相比,更便宜、可靠、还多了几分浪漫的情致。从每口井里抽出来的水,都是那样的清澈透明;不论当场喝或是烧开了泡茶喝,总是感觉爽口而有淡淡的甜味……井的幽兰,水的温馨,还有井的主人那一张张透着满足的笑靥,给我留下了绵长的回味,同时也在撞击着我的心灵: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像这些新井一样,不显山,不露水,不自夸,不自傲,以人民的需要为己任,默默无闻地为国家和人民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那该有多好啊!

  在电话里,也许我支支吾吾,答应得不够爽快。陈支书加大了“诱惑”力度:你一定要回来——这次看井,另有新意。你知道的,通过“美丽乡村建设”,村里的变化大得惊人。现在不但山好、水好、路好,连空气都很鲜,能洗肺、养人。所以,我劝你经常回来吸吸氧。你一定要回来——土鸡、土鸭、野生鱼,大棚里时新瓜果蔬菜随时都有,就等你回来……

  我不得不佩服陈支书,我不得不“上钩”。

  话又说回来,家乡离我有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就是这不远不近的距离,让我多了一份挥之不去的牵挂,也多了一份浓郁绵长的情思。

  我终于经不起“诱惑”,驾着车又乖乖地驶上了回家乡的路……

  小车驶过城西纵横交错的柏油马路和厂房林立的工业园区,又穿越一处铁路涵道,然后沿着一条笔直的水泥马路往前行,仅10分钟车程,爬上了一座名叫“龙头岭”的山巅。这时候,家乡的村村落落,田垅沟壑,还有“组组通”的水泥马路便尽收眼底了。

  我本想直达陈支书家,但车经过“老乡政府”门口时,被一个陌生的年轻人截住了……

  陈支书,我被人“截”住了,你快些来解围……

  好啊,被截了好。陈支书幸灾乐祸:我知道你是块香饽饽,到哪都是抢手货;看来今中午这餐饭,我只好“过门为客”——搭双筷子了。

  我挂断电话,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年轻人。

  年轻人彬彬有礼的说,请恕我冒昧,我知道你不认识我,但我却记得你呢……

  是吗?我仍然一头雾水,木呆地看着他。

  年轻人扑哧一笑:你先别出声,看我说的对不对——当年,你是乡文化站长兼电影队长,村里人都夸你是快乐的使者。那时我还小,象跟屁虫一样跟着你。有时围绕着你跳;有时追逐着你笑;有时你走在前面,我又追着你走;有时你背着放映机落在了后面,我又转过身用期待的目光迎着你赶上来。那时候,大人们喜欢看“天仙配”,我们小孩子喜欢看“少林寺”;只要知道晚上有电影看,我又高兴得手舞足蹈,抓耳挠腮……

  他像背课文一样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我感动得真想哭。好纯真的记忆、好淳厚的乡音啊!

  我从耀眼的阳光下移步到了他家里。刚进屋眼睛有点不适应;堂屋里好像坐着一个人,我定睛一看,是陈支书。他眉开眼笑的说,我在此恭候你多时了,用井水泡茶我比你在行。这不,刚泡好一壶野生茶等你来品尝。我用鼻子哼了一声,故作生气地说,好哇,你们俩连起手来蒙我,拿我寻开心啊?陈支书诙谐地说:多心了不是?有时候玩游戏和猜谜语要搭配着来;我们这是换了一种方式迎接你。顿了一下又说,待会去看古井,这儿近。

  是老乡政府旁边那口古井吗?我问。

  陈支书点点头:正是那口井。

  果然是那口井啊,我至少受过她十年的恩惠!可至今却叫不出她的名字,想想都愧疚啊。

  陈支书说,你呀,还好意思说呢,若不经常回来走一走,恐怕要数典忘祖了。

  我沉默着惭愧地低下了头。

  陈支书说,这口古井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和“精美的石头会唱歌”一样,感人至深呢。

  还有传说啊!走,看古井去!

  我们放下茶杯,来到古井边。令我吃惊的是,昔日的古井现今成了景点,杂草和青苔不见了。映入眼帘的是随风摆动的杨柳和盛开的山茶花;井台已用水泥和青石板铺就过,干净而又平坦;井的周围用不锈钢管做了护栏,安全而又规范;几盏LED灯点缀其间,到了晚上,明亮的灯火恐怕能把嫦娥从月宫里诱出来;井底的鹅卵石清晰可见;阳光一直透入井底。

  我掬了一捧井水送入口中,当年那清凉而甘甜的乳汁又沁入我的心脾……此刻我站在修缮一新的古井边,就像站在一位饱经沧桑又换了新装的老人身边一样。感受她悠然地驻足于美丽的田园之中,恬静地欣赏着那些新井。我在无比的欣慰中仿佛听见她在说——孩子们,你们赶上好时光啦!但是,你们一定要给时光以生命;恪尽职守,无私奉献。千万别辜负村民们寄于的厚望啊!我很自豪,村民们一如继往地信任我,又赋予了我新的历史使命——我将真诚地守望着在”美丽乡村建设”中越变越美的华源村……

  我从梦一般的意境中醒来,兴奋地问:你要为古井“树碑立传”啊?

  正有此意。陈支书一本正经的说,村民们对古井感情深厚,修缮古井是他们的共同愿望。因为古井在历史的长河中,把乳汁一样甘甜的泉水无私地奉献给了村民们,做人要懂得感恩呀!再者,华源村历史上最好的井也就仅此一口,我们不能让她化为乌有,无以继承。所以,我期盼你写一篇短文,既要赋予古井的新意,又要彰显新井的幽兰……

  那“美丽的传说”呢?我可从没听说过——其实我已经答应了。

  有关古井的传说是李奶奶传承下来的。陈支书动容地说,她已逝去多年,临终前什么都没说,唯独把有关古井的故事传给了她的孙子——就是刚才“截”你的那个年轻人。等会他给你当“讲解员”。我听后亦随之动容,低首心折。

  我们又回到年轻人家里,陈支书示意他讲述李奶奶传承下来的故事。他记忆力超强,叙述很有技巧;语音、语速也把控得很好;还配合着身体语言。我们一边品茶,一边听他缓缓地叙说——

  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就有了“白花井”这个美丽的名字。相传,井的周围原是一棵棵高大挺拔的白杨树。每年到了白杨树开花的季节,白鸭绒一样的杨树花密密匝匝地飘落在井水上,把原本清澈见底的井水覆盖得严严实实。人们在取水时,总要用竹扫帚先扫去那一层白色的杨树花,很是麻烦。突然有一天晚上,村里的一位老奶奶偶得一梦,梦见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一位身穿白色广袖碎花连衣裙的美丽少女,步履轻盈地来到井边取水解渴,只见她拂动广袖一扫,井上的白花转舜即逝……老奶奶醒来,甚为惊奇,赶紧趁着月色来到井边一看,美少女不见了,杨树花也不见了。只见映入井里的月亮在迎着她嫣然微笑。从此,“白花井”的美名便流传了下来,白花少女的“仙气”仿佛也留存了下来。从那时候起,“白花井”不管风雨如磐还是世事纷扰,她都像一位慈祥的母亲,用她那甘甜的乳汁,慷慨无私地哺育着华源的村民。但是,“白花井”又是一口爱憎分明的井。她秉性刚直,对坏人必予惩罚;对善良的人百般呵护。据传日本鬼子的铁蹄践踏零陵时,有一天来了一队鬼子,想驻扎在“花园头”(华源村的旧称),但就是不能喝“白花井”的水,一喝便上呕下泻;鬼子随军医官亦束手无策,只好拿“水土不和”说事。于是,鬼子悻悻然撤到别处驻扎去了。又有一次,一群失散了的红军战士途径此地,当时正值炎夏,又逢大旱,“白花井”的水位落到了最低点。村民们正在排着队取水,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看!红军来了。又有人大声说,请大家让一让,让红军战士们先取水吧!红军战士一看井里水位很低,礼让着不肯取水。就在相互礼让的瞬间,井里的水突然神奇般涨了上来……村民们顿时欢呼雀跃,一边唱着“映山红”,一边帮红军战士装水……

  他的叙述把我带进了一个童话般的世界,古井的高尚品格,频频地震撼着我的灵魂,我感叹着久久不能释怀。一口古井,竟然不惜冒着外敌的刺刀和枪弹,来保护她的”客户”;而某些商人,买卖刚成交,就对客户不理不睬了。相比之下,难道不感到惭愧吗?他的故事讲完了,陈支书接着说,“白花井”随历史一路走来,又成了原华源人民公社、华源乡政府,华源中、小学以及周边几个村民小组的饮水之源。随着“美丽乡村建设”的深入,现每家每户都打了新井,饮水问题得到了根本的改善,因而对“白花井”的水,人们使用得少了。但是,人们仍然忘不了她的“恩典”。同时,村民们巳视她为楷模,深深地爱着她、拥着她。村委会将其修缮一新,是为了将她的美德昭示后人;让人们永远记住这口古井。

  回家的路上,古井那至深至纯的传说在我心中涌动,我又一路慨叹着:好一口人性化的古井!多么善良、纯朴、充满感恩之心的村民啊!无论如何,我都要写下一篇赞美家乡水井的文章。

  心生一股泉,笔下千堆雪。夜深人静,我坐到电脑桌前,键盘在我的指间响起。我顺利地成就了以上文字;也算是成就了家乡的父老乡亲对水井的拳拳之心吧!(唐严森)


[ 责任编辑:丁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