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革党员杨华创作篆刻组印《武汉战疫》

发布时间:2020-02-17 19:41:11 来源:宁夏民革微信公众号

“疫情面前,每一个人都是战士,我们战斗的方式不同,但都在努力!我们不作秀,诚挚地投入创作中,用作品体现文艺工作者的责任和担当。”

——杨华

连日来,民革宁夏区直工委书画支部宣传委员、宁夏书画院创作研究室主任杨华全身心投入《武汉战疫》系列篆刻作品创作之中。他以书法篆刻家独特的视觉去观照这场全民战疫,将人们寻常言语难以表达的情绪凝结在一方方印章之中。

杨华现为西泠印社社员,是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得主。在这个特殊时期,杨华说,他每天看电视新闻、网络播报,读着上涨的确诊病例数字,心头总萦绕着一种难以畅达的情绪,于是他选择了自己擅长的表达方式,用刻刀在石头上留下印记。

篆刻初期,杨华考虑到如果以后有机会就把这些作品出本书,算是一段真实的历史记录,所以他定了一个40方印的目标,起名叫《武汉战疫》。

杨华围绕这一主题设计了40多方印稿。因为疫情还没有结束,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有想法,所以对于杨华来说,设计印稿这部分工作量比较大。

目前为止,杨华已经刻了30多方印章,其中他自己满意的有20几个。这些印章的内容,都是从各种媒体报道中得来的,有时听到一个打动他的词语或是一句话,杨华就马上用手机记下来,没事儿的时候再琢磨那个词或那句话适合刻印章,然后动手设计印稿。

对于不满意的印章,杨华唯一的处置方法就是:重刻。他有一句自己的名言:不留劣迹在人间。

由于右手食指有旧伤,杨华现在刻印相当费力,平均每天只能刻两方印,也就是八、九个字左右。杨华说,“5年前医生就让我把刻印戒了,对手伤害太大。结果,我把医生给戒了”。

杨华说,“战疫当前,我干不了什么大事儿,这组《武汉战疫》印章是我发自内心的,宣泄情绪、表达情感的一种方式,是我战疫的一种方式!我祈求,湖北平安!我相信,中国必胜!”

方寸千秋。一方印章从设计到完成需要五、六个小时,每天只刻两方印章!这一方方印章,是杨华用带有旧伤的手一点点刻出来的,蕴含着其深沉的赤子之情,彰显了一名民革文艺工作者的家国情怀。

《武汉战疫》组印

【相关链接】

杨华,字涵之,号润堂,别署兰若精舍、独上高楼。宁夏书画院创作研究室主任,国家二级美术师,宁夏大学新华学院客座教授。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得主。现为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宁夏中山书画院副院长、宁夏美术家协会会员、民革宁夏区直工委书画支部宣传委员。

参加各类全国主流书法大展数十次,出版专著和作品集三十余种,多幅作品被中南海、中共中央办公厅、民进中央、甘肃省政府、中国驻韩国大使馆等重要国家机关和各地博物馆、艺术馆收藏陈列。(田艳芳)

[ 责任编辑:程子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