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盟中央关于优化长江经济带国土开发强度管控的提案

发布时间:2020-05-19 13:05:05 来源: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

  科学、适度的国土开发强度是“实现长江生态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基础支撑。目前,长江经济带存在着国土开发强度整体较高、与国土开发供给能力不够匹配、局部地区可开发空间所剩无几、开发潜力有待进一步开拓等问题。为此,需要大力开展长江经济带国土开发强度相关研究,为优化国土开发空间,强化国土空间用途管制以及《长江经济带国土空间规划纲要》编制提供决策参考。

  为此,建议:

  1.以国土开发强度为底线倒逼国土开发新格局的形成

  一是优化城市群用地规模和结构。长江经济带包括1个世界级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2个国家级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以及3个地区性城市群(江淮城市群、滇中城市群和黔中城市群),这些区域是长江经济增长的战略核心区,也是国土开发强度和资源环境承载力压力最大的区域。应以国土开发强度为底线,明确每个城市群的发展目标、空间结构等,全面实施建设用地总量控制和减量化,严控特大城市和大城市城市用地规模以及城市新区无序扩张。

  二是有序拓展国土开发空间。坚持生态优先和保护性开发的理念,合理拓展建设用地新空间。在上游国土开发强度较低的区域,适度开发浅山丘陵地区; 在中游地区,划定城市增长边界并严格管控;在下游地区,以国土开发强度为底线,坚持效率为先,倒逼减量。此外,应深度开发利用业已围垦的沿海滩涂空间。

  三是强化存量建设用地盘活利用。全面推动和开展城镇和农村低效用地调查,科学确定存量用地发展模式,制定开发时序。推动节地技术和模式示范,制定激励政策,加强用地审批后动态考核和监督,推动用地方式转变。

  2.全面统筹长江经济带国土空间布局一体化

  一是优化长江经济带国土空间布局。结合正在编制的《长江经济带国土空间规划纲要》,打破行政壁垒和区划限制,实现区域内经济发展、国土开发和生态保护的相互配合。基于国土开发强度,制定相应的差别化国土开发和管理政策;以国土开发强度管控为抓手,形成长江经济带统一的城市空间结构体系。

  二是促进基础设施共建、利益共享。统筹长江经济带基础设施规划和建设,提高综合保障和支撑能力,打破区域分割和行业垄断,推动经济增长空间从沿海沿江向内陆拓展,从而缓解下游地区国土开发和资源环境承载压力。

  三是引导产业承接转移。加强产业政策对接,建立健全产业转移推进机制和利益协调机制,逐步统一长江经济带内土地、环保等政策,根据国土开发强度和资源环境承载力协调上中下游地区土地开发政策和环保准入门槛,有序推进跨区域产业转移与承接。

  3.探索建立流域化综合管理新机制

  一是建立流域综合管理机制。强化流域化管理,改革现有的长江水利委员会等部门,建立一个统一的跨部门、跨行政区的流域综合管理机构,加强水利、环保、国土等方面的综合协调管理。健全长江经济带统一开发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规,制定跨区域经济核算、资源调度、土地利用统筹等政策体系,探索多样化的区域协调发展模式。

  二是健全自然资源统筹管制制度。实施自然资源用途管制的统筹协调制度,推进长江经济带山水林田湖草整体保护、综合治理;建立健全长江经济带自然资源资产产权登记、资源总量管理制度,进行建设用地总量管控,并在此基础上调整用地结构和规模;探索长江经济带区域之间土地资源要素市场配置机制,实现国土开发空间在全流域范围内的优化配置。

  三是探索国土开发空间补偿机制。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环境要素功能,建立国土开发强度总量约束机制;明确各区域国土开发强度“底线”和耕地保护“红线”。编制长江经济带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建立与之相配套的资产损益评估考核机制,并且与相关转移支付资金分配挂钩,健全绩效管理激励约束机制。


[ 责任编辑:郭昊天 ]

相关新闻